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猫与气球

注意,诚嫂猫化,注意避雷。。。哦。。。。其实大概是猫妖吧。。。

还没有写完,就是想尝试一下这个风格本来没打算发的,但是。。。额,就用这个来净化tag吧,个人觉得写的不是很顺,如果有姑娘喜欢的话就接着往后写了。

 

下面正文。【其实没多少( ̄▽ ̄)"】

它是一只血统纯正的暹罗猫,在宠物店里可以挂一个不低的价格。

当然,它自己不会知道这些,他脏乱纠结的样子也不会让他人看出这些。

它出生没多久就和母亲阿桂流落街头。母亲是一只中华田园猫。主人抱阿桂回家时就做了绝育。它是后来被抱来的。它依稀记得初见时母亲温柔的舔舐,可这一点点久远的温暖早已被漫无天日的撕挠抓咬给消耗殆尽。

因为都是它造成的。至少母亲是这么认为。它刚到那个家里不到五天,连名字都还未取好,那家人的产业就如泡沫般化为乌有。它是一只带有厄运的猫。

是就是吧,一只流浪猫再也害不了任何人了。它低下头无所谓的想着,在苹果核上用力咬了一口。它上一次吃东西是两天前街角的面包店旁猫爪大小的面包屑。那面包屑好吃是好吃,可惜一点也不顶饿。

——苹果核也不顶饿。剩的这么少还水那么多。

真不想被饿死啊。它努力的咀嚼苹果枝子企图抢夺到最后一点食物,使出全身的气力。他现在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一小块腌鱼突然出现在它眼前,还有一点养尊处优的指尖恍惚而过。

它不太明白,为什么跟那块诱人的腌鱼相比,那一点模糊不清的指尖居然更加吸引它的注意力。

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它想要看看那双手的主人。却因为天旋地转而只看到了一只红色的气球。

一只和太阳一样明亮的气球。

它鬼使神差的,有了一点多余的力气,叼起鱼跟了上去。

 

 

明楼背着书包,手里攥着一个傻兮兮的气球。

当然这不是他要的,是家里那个作天作地的小少爷要的。小孩子撒泼打滚要气球,大姐说了给他买最新的心型气球,偏不要,就要他放学路上那个哑巴爷爷做的大红色气球。

真是太傻了。明楼嫌弃的瞥了一眼。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实和那个气球特别合适,碧蓝的海军领和瑰丽的红有一种老旧的和谐感,在上海街头闲的宁静而安适。

好吧,跟在明楼身后的老管家摸摸捂住了嘴。实际上,只是因为明楼也是一个年仅12岁的,可爱的孩子而已啊。还留有对于弱小的生物近乎梦幻而天真的怜悯。

明楼回头瞥了眼那只猫,还是没有将它抱起来。

他也不知道方才的自己是怎么了,不经意的一个侧头就看到了巷口的小猫,骨头堪堪撑起一身脏污的毛皮,嶙峋的很难看。可明楼并未觉得难看,只觉得那双孱弱的猫耳让人格外的心疼。

它看起来无依无靠,摇摇欲坠,却固执着不肯倒下。

就像大姐,明台和我一样。

看着它用力啃咬果核那一瞬间明楼露出了一点难过的神情,那是他极少数的孩子气,转眼又被一派成人的冷定从容所掩盖。

给它一点吃的,至少帮它活过现在。明楼抱着这样短浅的想法给了猫一点腌鱼,而他显然没有想到那只猫居然聪明的叼着鱼干跟着明楼一路走回了明公馆,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小小的脑袋几次快要挨到地面。

“大少爷,那只猫记着你了。”

“嗯。”明楼听着管家的话草草的点头,他满心担忧那只猫会不会一头栽下去,又固执着不肯明说,脑袋梗着向前,零星余光撇的两眼发酸。管家注意到他不甚明显的小心思,十分善解人意的提议:“大少爷把它带回去吧,养在后院里,我保证不让大小姐发现咯。”

老管家信誓旦旦的样子很令人信服。明楼思考了片刻,终于真真正正转过身子对上了那只猫。

那只猫的眼睛真是漂亮的可怕啊。

比诗书里“水是眼波横”好看的多了,明楼仔细审视那双猫儿眼。那眼睛亮的像装进了整个宇宙,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的空阔舒朗。因为饥饿眼神略有弥散,仍然努力的对准焦距直视他,又大又清澈的瞳孔里倒映着明楼的面容。

它的眼里只有我,好像我就是它的宇宙。明楼想,突然间充满了责任感。这多好啊,多么明确。它是我的了,必须。

这是一件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是阿诚。”

 

 

它差一点就搭上了那双手。那双干燥温暖,可以给他安稳生活的手。那双手的主人给了它美味的食物,给了他渴求的名字,甚至给了它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是它不能跟他走。

狂奔在幽深巷道中,他的前爪不知道什么时候踩上了玻璃碎片,每跑一步都会往肉里陷得更深,一点一点的撕裂了他的皮肉,可他不敢停留,仍然飞速向前,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里。

它再不回去,它的妹妹就会被那个恶毒的母亲撕碎。

阿桂在明楼身后的角落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向他举起了爪子。一只满是鲜血的爪子。

她在提醒它,不要奢望,不要逃离,不要有任何希冀。

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未来呢?厄运无处不在,你总会害死别人。

他回到了那个废纸堆砌的窝里,阿桂冷冰冰的盯着他,她的身后趴着他浑身是血的妹妹。

吃的。

阿桂嘶声说,它叼着鱼靠近阿桂,把几乎未动一口鱼放在了阿桂面前。

妹妹在他的身后哀叫着,雪白的绒毛被鲜血粘成一缕一缕的,他就转身去舔祗她的伤口,小小的舌头划过她的绒毛和她的血,口中腥甜的味道几乎令他作呕。

阿桂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妹妹筛糠一般地抖了起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阿桂一把掀翻在地。

阿桂尖利的牙齿扯着妹妹的后颈拖行,妹妹凄厉地尖叫着,小小的身体疯狂地扭动,冰蓝色的眼珠中满是泪水,那样纯洁可爱的面容,被恐惧和痛苦一并扭曲。

仿佛地狱里挣扎求死的冤魂。

他趴在地上,甚至没有力气去看她。一道闪电劈碎了湛蓝的天空,乌云涌动,雷声伴随着妹妹临死前的哀嚎,在他的世界中回响。

她说,哥哥,救救我。

她说,哥哥,我好疼。

她说,哥哥,杀了我吧。

 

我怎么能杀了你……

我怎么能……看着你去死!

爪尖从他软绵绵的猫爪中弹出,对准了他的母亲,这一刻他的心中满是杀意,这种杀意仅仅足够支撑着他从地上站起,去反抗他与生俱来的恐惧的根源。

阿桂盯着自己背上的三道血痕,发出一声极尽愤怒的嘶吼,转头朝他冲了过去,他却再也没有多余力气躲避。

 

 

 

我可以发起一个活动吗0.0

支持拣哥的活动!表达小透明的爱~

好吧先让我碎碎念一下。。。

说实话作为一个时常处于禁网状态,上来就只是看文的人,我真的不太能理解为什么撕逼。也不知道一夜之间怎麽就成了这样。不过我还是明白什么叫树大招风的。一个巴掌拍不响,放这群人自己骂着没意思了自然就下去了吧?【也有可能是我太天真了】但是真的觉得大家不要跟这群人计较,跌份。

好吧我不说了让我们愉快的表白!喜欢的太太太多了。。。拣哥啊,清和润夏太太,谧姐,熏鹅太太,毛巾先生,口罩太太,灯灯太太,乌托邦太太,苏青太太,银行太太。。。。不行太多了我会超字数的!让我们言简意赅!

楼诚是一个充满了爱与和平的圈子,太太们也很温柔很棒,我不知道多少次看着文章躲在被子里傻笑,掉眼泪。太太们都是那样用心的在写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的啊!不觉得很感动嘛?每一个人都很不容易啊,每一个本子的产出都需要上万字,他们凭什么被人诋毁呢?

支持每一个用心产出的太太!写手需要呵护,圈子需要维护!

你的好朋友拣哥:

凌晨发起的初心问卷净化tag好像不太成功,估计是形式太复杂了…刚才抒发完对镇圈女神的想念之后又想到一个新的_(:3」∠)_
打#说给楼诚tag给喜欢的太太表白吧^ ^
怕打扰到对方可以不用艾特,不说出来是谁都行,带上#说给楼诚#抒发一下爱QWQ

净化tag人人有责(๑˃̵ᴗ˂̵)و

精分体的目录

hing~谧姐的目录!

桃冗芳华:

谧是一个精分体:



整理目录是又繁琐又感叹的过程,原来我写过这么多文。












如何恋爱(谭赵/暂定名)








正文:1234








番外:




1、他们是怎么重修旧好的?




2、谭宗明是怎样求婚成功的?(此篇莫名其妙的热度啊!)




3、小赵医生在什么场合说了“我爱你”? 




4、我们都不怕 




5、旅行的意义(一)












诗词系列








1、蒹葭     2、 上邪












如果爱下去








123












这里有只蓝胖子








123












巴拉巴小段子








1、愚人节




2、愿望




3、简洁




4、吵架之后(明楼版)




5、吵架之后(明诚版)




6、如果明家人看了《太阳的后裔》




7、情话技能哪家强?




8、一件小事




9、胖分几种?




10、被吃货拒绝是怎样的体验




11、祝你快乐




12、几行情书诉衷情




13、求婚大作战




14、什么




15、梁萌萌的暗恋












那些深夜60分(关键词)








1、被翻红浪




2、先生




3、钢笔




4、手心




5、晚安




6、明月




7、相看两不厌




8、撒娇男人最好命




9、暗恋与成全




10、水




11、让我们荡起双桨




12、良辰美景




13、相看两不厌




14、岁月不苛责








七零八落的文








1、礼物




2、大哥下厨记




3、明楼的手工制品




4、先生(与深夜60分的第二篇是同一篇)




5、遗忘(上)




6、遗忘(下)




7、好好恋爱




8、如果厨房会说话




9、一步之遥(又名:不污的浴室)




10、如果浴室有神仙




11、江左梅郎养成记




12、王子与白衣(凯凯水仙)




13、当我拐带了明家小少爷(下)








生日贺文








1、夫夫采访记




2、温柔岁月












安利日记








期刊:1234




特刊:1、万金2、食味




副刊:两位小朋友的文、 期刊2-1期刊4-1临时刊












叨叨写作








12












问答、猫咪、凯凯的图、我的叨叨等等非正式文章的,我就不整理啦~








有打不开的,错误的链接麻烦告诉一下哦,谢谢!


















        我已经记不太清到底他们的故事有多少年了,我从十岁知道他们到现在临近成年。时光或许怜悯了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宽容。我在很多个日日夜夜里为了他们辗转反侧,终于在步入高中后的某一个夜晚放下了。
        他们那么遥远,那么触不可及。能看着就好了,还能奢求什么?所有人的生活都要马不停蹄的向前。悲欢离合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啊。
        知道西索太太大概是五年前吧?那个时候圈子里还有很多亲近的小伙伴。也还有很多厉害的太太们。西索太太就像是遥远东方的一条清澈的溪流,有着湄公河的神秘和曲水般的静谧。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安静的力量,有着梦幻的童话一样的坚韧和现实的残酷力度。
        总而言之,是我在最无助得时候也能给予我力量的文艺呢。不是夸张,而是真的觉得自己又有了继续坚持的勇敢。
        我入圈的晚,又算的上是年幼无知。当我对同人书籍有概念的时候。。。。我就只能买的到《被窝娘》,《觊觎》,《闲人》了,所以当我终于等到《竹马》二刷时,差点从英语课上尖叫出来。讲真的,我差点都以为西索太太已经放弃了。
        之后就是找人借了钱,拍了书,每天骚扰帮忙买东西的同学的日常哈哈。我毫不担心这本书的长相。从前几本书就可以得出,只要是西索太太的本子,绝对,超级,漂亮!【就是这么痴汉你打我呀~】
        我念念叨叨这么长一段,其实就是想对太太说,谢谢你,请一直在,我们都会在。

PS.请太太今后也不要大意的投喂我啊!

 @西索SAMA的飞艇 

楼诚能否再战五百年,全凭君意

西夏香:

近日波涛又起,事关抄袭。


很抱歉占了tag,笔者在此先向大家道歉。


在同人圈内,涉嫌抄袭,第一要务是拿出调色盘。


本着谁质疑谁举证的态度,笔者了解事件始末后,始终未找到调色盘。不过,据了解,本次“抄袭”重在文风相似,题材相似,用梗相近,故而无法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调色盘。


也因此,综上所有,被不少人举为:


高级抄袭。


那么我姑且援例网上已有的判定超级抄袭的法院判决要旨及判决结果,来判断一下本次“高级抄袭”是否真的成立。


一、范例(本范例参考已出版本小说高级抄袭案件):


裁判要旨


两部小说的题材是相同的,故事主线也大致相同。但是,作品的题材不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且对于文学作品而言,仅有抽象的题材和故事框架显然不能构成作品。构成作品的要素除抽象的题材和主线外,还应有具体的情节和内容。


分析两部作品的主要内容,因两部作品是基于相同背景创作的,故在主要内容上有相同之处,除去设定外,就独创性的情节而言,虽然两部小说在有些人物关系的设置上,有相似之处,但在主角有感情纠葛的设定是此类小说制造戏剧冲突的惯用手法,两部作品在独创性的主要情节和内容的设计上仍存在较大差别。


但需要指出的是即使一部作品的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参考、借鉴了已有的作品,基于有利于文化传播和传承的考虑,只要该作品在具体表达上没有以不合理的方式使用他人作品、没有将他人的作品据为己有,也不应认定为侵权,因此是否构成侵权,就还需要对上述相似情节的使用做进一步的分析。


上述情节内容无论是在绝对数量、所占比例以及重要程度等方面均未达到作品的核心内容和基本内容,结合两部小说的主要人物设计与情节、文字等因素,从读者欣赏体验的角度考虑,两部作品是分别具有独创性的两部不同作品,并不构成实质性相似。对B的使用尚在合理范围内,应属在创作过程中对他人作品的适度借鉴,并未达到侵犯著作权的程度。因此,关于行为侵犯其著作权的理由不能成立。


故依照《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三)项、第(五)项、第(六)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这种使用尚在合理范围内属于对他人作品的适度借鉴,依据不足,应该予以纠正。


 


二、使用的性质是侵害他人著作权意义上的使用,还是对他人作品的合理范围内的借鉴。


同样引用已有案例中法院参考和判决标准:


第一步:区分“思想”与“表达”。


角色描写、人物设计和情节安排等非字面元素往往处于纯粹的思想(中心思想)与纯粹的表达(语言文字)之间,在审理此类型案件时,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区分这些非字面的创作元素是“思想”还是“表达”。一般而言,角色描写、人物设计和情节安排,越具体、越具有作者的个性化特征就越接近纯粹的表达,而只有表达才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第二步:近似情节能否用“巧合”来进行合理解释。


文学作品创作是一种独立的智力创造过程,离不开作者独特的生命体验,因此,即使以同一时代为背景,甚至以相同的题材、事件为创作对象,尽管原、被告作品中可能出现个别情节上的“巧合”,不同作者创作的作品也不可能全部雷同。


第三步:人物和叙事应作为整体进行综合分析判断。


在判断原、被告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近似时,应把人物和相应的故事情节进行整体考虑。因为不论是人物关系还是人物特征都需要通过相关联的故事情节塑造和体现,所以人物关系和人物特征以及相对应的故事情节不能简单割裂,人物和叙事应为有机整体,在判断高级抄袭时应综合考虑。


第四步:关于纪实作品高级抄袭的认定应把相关客观事实排除。


在对以相同历史人物为对象创作的两部作品进行高级抄袭的认定时,要把相关史实、人物关系、时间顺序等客观事实排除。这些客观事实作为历史素材应该属于公有领域,不应被私权垄断,不在著作权的保护范围内。在比对原、被告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近似时,也必须过滤掉这些客观事实。但基于这些客观事实,根据作者的联想演绎创作的情节和安排的场景,受著作权保护,在比对原、被告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近似时,应该予以考虑。


阐述完毕,基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对已经出版并涉及到事实利益的小说,部分情节借鉴尚且不能直接判定,何况仅凭文风类似题材相同。


本次“抄袭者”与“原告”有部分题材相似,部分文风相似,发表时间相似,用梗相近,但仍要且必要依据整篇内容判定。有且仅有前者,不足以构成抄袭认定。


 


三、本次抄袭认定始末


本次抄袭,由圈内数名关系较密切的作者认定后,以多个账号进行转发的形式进行广泛普及。


笔者无意诛心,不便多言,唯一疑惑,望诸君能为我解:


同人抄袭,究竟该由谁来判定?


 


 


后记:


昨晚几个作者账号轮流写出的抄袭抨击言论,至我下笔时基本都删了。无从援引,还望见谅。


据不完全统计,楼诚圈五月份退圈的千粉以上作者三位。


笔者时至今日,首页已冷。


 


同人用梗不分先后,抄袭尚需谨慎判定。


诸君并非吃瓜群众,你们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可以是对作者莫大的鼓励,亦可以是伤害。


楼诚能否再战五百年,全凭君意。 


 


 


PS:我的思路也许于您意下,仍有矛盾不足之处。


评论不回复,但欢迎用事实和举证说话。

收到本子超开心ヽ(○^㉨^)ノ♪本子好棒同学都说写的好棒好萌(○`ε´○)来给太太表白~@未拣

Mr.Wang:

补了很多很多很多王凯的访谈和综艺,看完以后觉得,越了解越喜欢。

一群人在一起时,他总是主动站在最后或者边上,不抢镜,不拗造型。

别人说话时看着对方,不打断,并且点头表示在听,等对方停下后才接话。

自己说话时也会看着对方,在被打断后配合地停下来,听对方想说什么。

被问到很尴尬的问题,能巧妙地化解,有时会惊叹他做出的反应。

说话时成语频繁出现,条理清晰,意思明确,语言组织能力强。

永远在笑,微笑、腼腆的笑、坏笑、偷笑、捂嘴笑、开怀大笑……看了心情很好。

不卖惨,说起过去,都是“还好,我算好的”、“比起有些人我很幸运”……

关于角色的、千篇一律的问题,每次都力求答出一些新意。

而关于自身的问题,回答却来没变过,说明回答都是真实的。

说话时吐字清晰、字正腔圆,无法想象这是个从小说方言的人。

几乎不说粉丝,都是XX网友、XX观众、XX报友、影迷朋友……

细水流长
用我的目光
雕刻你的时光

灵魂起点(短篇,一发完结)

 @谧是一个精分体 这个文是给谧姐姐的礼物之一,另一篇还在路上2333快来接收~

有点点仓促,有bug或错字请一定私信我呀~

灵魂起点

魂在终点觉醒,灵却还在梦境

明楼久未觉得如此惬意舒适过,没有绷紧近断的警觉忐忑与无时无刻的头疼。他从一场漫长而美妙的睡梦中悠然转醒,伴随着花茶的清香,清湛的云朵和一个削薄的背影。

   ——我知道那个背影。他得意地笑起来,满足于掌控一切的安定感。那个人与他很亲近,铜墙铁壁。那人是他的剑与盾。

   现在不该是了。他否定自己,在锋利阳光中举起手臂遮在眼前,本该被隔断的阳光直直照落,炸开一朵灿烂的烟花。

   不,他不再是了。明楼再一次提醒自己,庄严郑重的。

   我已经死了啊。

二,后知后觉丢失,不知不觉寻找

   明楼还是决定去看一看那个人,当做最后的告别。

   好吧,说白了。就是想要再看他一眼,最好能有好几眼。

   首先要找到他。

   在诺大的房子里走了没两步。明楼大概理解了自己醒来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了一些。整个明公馆落了薄薄一层灰,那个人有轻微的洁癖。决计不会放任屋子沉溺在这样一片死灰中。那人是那么的精明能干,与他脑海中兰草的模样完全吻合。挺拔坚韧,笔直修长。

   明楼摸摸自己的喉咙,压下那阵并不存在的干渴。

他肯定不在这里,他的二胡和《家园》都不在。

我也不在啊。明楼默默地想,可是他能去哪呢。

他拧起眉,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轻易掌控那个人的一切。甚至想不到他能去那里。在他的计划里,那个人应该已经占据了这里,伪装成挥霍无度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再过几个月,趁机逃出国,去巴黎或马赛,在静默中潜伏。

总不可能他醒的太晚了一点,那人已经顺利出国。

本不该这么晚的。他习惯性地扶额后退,差一点栽倒在地上。

他又忘了,他已经是一个鬼魂。不会头疼,也不会有那个人在身后扶持。

三,在心口插上利刃,用血指引我向前

仔细思考片刻,明楼终于放弃从房子里寻找蛛丝马迹。这不会有任何的用处,那个人是他一把手养大成人,那人的习惯和做事风格都与他如出一辙。他不会让自己的行踪有任何的可循之处,给敌人留有任何余地。只要他想,谁都别想找到他。

七十六号。他挂肠搜肚的结果也仅仅是一个七十六号了。无论是延安,重庆亦或是巴黎都无异于大海捞针。这么蠢笨的事情他可不会做。

他不会承认有什么在心底叫嚣着,催促他去七十六号看一看。

七十六号还是老样子。没有因为他的离世有任何的变更。高而森冷的壁垒,匆匆忙忙的冷漠,诡谲,狡诈。隐隐传来的哭号哀求和干脆利落的枪响。所有的震颤都只引起了飞鸟的逃离。生与死都和他人毫不相关。

能够离开这里,就算是死亡也是一种奖赏。

明楼熟门熟路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毫不关心。即使是这样他也发现七十六号里经过了一轮大换血,来往的都是陌生的面孔。明楼不经意的一偏头,才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

夜莺。

那个默不作声的小姑娘被人反绑着从办公室里压出来,胸口有一个极其狼狈的脚印。围着她的人志得意满的斜睨这个一言不发的小姑娘,妄图得到可怜哀求的目光。可她的眼神冷而坚硬,还有些许的畅快。这个眼神明楼太熟悉了,将死的战士们都是这样坚定勇敢。

她将要解脱。

向那个姑娘行一个标准的绅士礼当做践行。明楼头也不回的继续自己的路途。

他与那人惯常的办公室都还空着,定是还没能找到合适的人来替代,他死的仓促而急迫,那些刍狗没来得及做任何准备。明楼盯着那人空落落的位子。突然生起了意趣,要在那人的位子上坐一坐。体味他的工作与生活。

可他还没坐下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娇小身影出现在了门边。

是一个很干净的小姑娘,有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与哀痛。她透过明楼看着那个孤零零的座位,握在胸前的手里有一朵洁白的雏菊。

姑娘轻手轻脚的将雏菊放在桌子上,明楼这才看见。那个姑娘的一双眼睛红肿湿润,还有眼泪扑簌簌的下落。

明楼僵直了身体,三魂六魄从他的头顶抽离。

“阿诚哥哥,今天是你头七。可是我不能去为你送行。”姑娘抖得如一只凋落的白莲“我父亲不让我去,可是,我还是想送送你。”

“你一路走好。下辈子幸福安康。”

明楼愣愣的看着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人冲进办公室将姑娘拉走,那白色的雏菊在拉扯中掉落在地,被男人踩进地板,碾出些微的汁液。

在木地板上,那汁液就和鲜血一个颜色。

那个人也死了吗?

明楼盯着那朵雏菊,不合时宜的想起了夜莺冷而畅快的眼神。

可真让人不舒服。

四,灵与魂贴近,心花中相遇

明楼当然明白该去那里能够找到那个人。

那里墓碑林立,到处都是阴森森的味道。是那个人极不喜欢的,他喜欢阳光,树木与河流,就像明楼说的那样。湖畔旁,树林边。

找到他的墓碑很容易,最新的只有那三座。大姐,自己,和那个人。

还好还好,他就在自己的墓旁边。明楼伸手,在墓碑那个人的名字上描摹。

他没有按照自己说的去做。他也死了。一点也不听话。

明楼知道自己应该愤怒,应该生气。可是没有他只觉得有一点点遗憾,还有一点点的欣喜。

我该见到他了。他柔软的扬起一个微笑,听见自己的身后衣料摩挲。

“先生,不要回头。”

那个人的声音低沉和煦,有着完满的笑意。明楼可以料想到他嘴角的弧度和自己一模一样。他顺从的站直身体,没有回头。

“你不听话,我很生气。”

“很抱歉,先生。

“你还不让我看看你。”

“很抱歉先生,可你还是不能。”

“理由。”

明楼刻意加重了语气,他知道那个人最受不了他这样的语气,所有事情老老实实都会供认不讳。可这次那人却沉默了很久,久到让明楼不很耐烦。

“先生,你不可能再丢下我的,生生世世,我都会在你身旁。”

那个人的声音轻而模糊,在明楼耳里却不啻于一道惊雷。

“看见你被带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先生,我很了解你先生。可是不可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人走。我也很生气啊。你丢下了我。”背后的人似乎是放开了,字句中都带着愉悦幸福。

“你的遗体是我带回来的。我废了好大心思才把你的手指一根根移回原位,拔下来的指甲也粘了回去。烙印和鞭痕我没什么法子,只能帮你把血污洗干净了。”

“先生是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我在你头七的那天自杀的。死于你的坟前,我知道先生是爱干净的。所以没有见血,氰化钾又快又方便。”

 “先生,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也会生气的。”

明楼闭上眼睛,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在阳光中摇摇欲坠,从胸腔深处被狠狠撕裂。

“你怎么敢?”

“没有什么不敢的,先生。跟谁学谁,你也不用说我。”

明楼摇摇头,在地面的水洼中看见那人的倒影。

“你怎么敢骗我,阿诚。你知道的,你从来骗不过我。臭小子。”

名字从明楼嘴里辗转而出,缱绻的打了个卷。水洼中那人的倒影低下了头,明楼温柔的凝视那个影子。

“做孤魂野鬼有什么好?”

“没有什么好。”阿诚倔强的说,有点凄惶,明楼可以明确地感到他的颤抖“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很生气,非常生气,所以你不准回头。”

“你想要丢下我。我不畏生不畏死,明楼,你为什么总是如此决断?”满是埋怨,满是委屈,可惜没有丝毫的怨恨。

明楼好气又好笑,他的阿诚居然如此的孩子气。

他转过身,没有让那个闹脾气的青年有任何的反应时间,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

“我的小阿诚,从来骗不过大哥。”明楼的声音像是含着一张笼满烟雾的网,将阿诚牢牢锁在里面。明诚感受着将自己拥紧的力度,明明灵魂没有丝毫的温度,却灼烫的几乎将他融化。

他知道,他从来瞒不过明楼。

“如果轮回之后再也没有你,那我轮回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在闹脾气,阿诚。就因为这样,你就让我这一通好找?”“就因为这样?”阿诚咬牙。明楼却不理会。

“疼吗?”

“先生不疼我就不疼。”

阿诚冷硬着眉眼瞪他,表情却以软化。明楼叹息着,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轻而柔的吻。他的周身燃起一层明亮的火焰,将他和阿诚细细包裹上一层动人的金边。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PS.这个设定是指阿诚是明楼的身后灵,身后灵因为生前执念过重成为另一个人的灵,不得转世。也不得让那个人看到,否则就会灰飞烟灭。
然后两个人一起灰飞烟灭了嗯。

 

我觉得挺甜的,不知道为啥叠被不觉得,你们觉得呢?

征集周叶宝宝的名字!

占tag抱歉!


孩子梗已经写好了,但是不知道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多多益善~因为。。。不止一个娃【对我这其实是在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