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三)

今天的更新又来了~嘿嘿嘿~高二狗头顶青天趁着吃饭蹭网略良心不安。。。。

有吴雪峰大大的出场。。。。少量吴叶【相信我是坚定的周叶!周叶HE!】

听说要有自我介绍才有人一起玩耍。。。。我是六霄!

好吧今天的废话太多了。。。

下面更新~


【七】

时间安排的不紧不慢。第二天上午也是没有什么事的,所以夜晚的众人都玩得十分尽兴,吃饭逛街KTV,宅男宅女们疯起来也如脱了缰的野马一样。特意打扮过的杜明一直在唐柔的身边转来转去,眼睛都快长在了唐柔身上,奈何就是不上前搭话。扭扭捏捏的样子让轮回队员各种不耻。最后还是已婚男士方明华仗义出头,扯着杜明的胳膊站在唐柔面前介绍了一番,才让可怜的小杜明获得了女神的一个微笑和拥抱,幸福的杜小明在被拥抱的时候兴奋的只会傻笑,跟飞升了似得。叶修和周泽楷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凑在一起讨论那个弹药专家。

唱歌唱到很晚,作息习惯良好的众人都十分疲惫。叶修和周泽楷十分奇怪的格外精神不佳。两个战队的王牌靠在一起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兴欣轮回的人都很惊讶,今天他们两个一直跟在最后面聊天没有参与大部队的玩闹活动,按理来说应该是最精神的两个人,却几乎快要睁不开眼睛,让几个姑娘不禁怀疑他们两个到底做了什么。看着实在困得不行的两人没有结论,只好赶快将快趴在地上的两个人都送了回去。

回到房间沾了枕头就陷入睡眠的两人,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房间四角,又闪现出和那天晚上相同的光芒。

第二天早晨,叶修扶着脑袋呻吟了一声,一夜过去和喝醉了酒一样脑子疼得厉害。他迷迷糊糊的等了一会才发觉有点不对劲,平时的周泽楷总会先和他说早安,今天却没了声音,总不会是他起得太晚了周泽楷已经和轮回的队员在一起了吧?

他转过头,立刻就发现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他看到了一层薄薄的虚影与自己的房间交错,与自己所在的旅馆房间构架完全不同,可以轻易的发现这是一个十分宽敞舒适的宿舍,房间干净简单,书架上各色各样君莫笑一叶知秋和一枪穿云的手办是唯一的装饰品。而身边正躺着睡得很不安稳的男人,更是坐实了他的猜想。

“小周,醒醒。别再睡了。”其实叶修是非常不愿意叫醒周泽楷的,他巴不得周泽楷能多睡一会,多休息一会。但此时周泽楷紧紧蹙着眉头,有冷汗从他的额角滑落,他睡的极不安稳,嘴唇都死死抿着,呼吸的十分困难。叶修碰不到周泽楷,只能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小周!”

周泽楷猛然惊醒,瞪起来的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慌张无措,完全没有平日的柔软,眼瞳染成了墨一般深不见底,他看到叶修近在咫尺的担忧的脸,伸出了手——

那只职业选手速来稳定的手,颤抖着从叶修脸上,直直穿了过去。

“···前辈。”他的声音几乎是梗在喉咙里,眼睛瞪得更大,剧烈的颤抖连额发也摇晃起来,叶修不知道他究竟梦到了什么东西让素来出惊不变的枪王惊吓成这样,心被狠狠的揪了起来。

“小周梦到什么啦?哥不是就在你面前么。有什么可害怕的,就是一个梦而已啊。”难得放软了语气,叶修带着安抚的声音低沉悦耳“你估计是没有休息好吧,再睡一会吧,再睡一觉就会好了。听话。”

周泽楷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呆愣的点点头,规矩的躺回被子里将自己裹好,又睡了过去。

轻轻摩挲着周泽楷的额头,看他皱着的眉渐渐舒展,叶修才在床头坐下,撑在陷入沉睡的周泽楷身边,仔细的端详周泽楷的脸。

这就是哥看上的男人啊。

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一个小他四岁的后辈。叶修没有什么人生规划理想抱负。荣耀就是他的追求。他的一生无非就是打荣耀,打不动了回家找份工作,一直这样平平淡淡的下去过完这一生。在遇见周泽楷之前。

一开始,他只是欣赏这个沉默寡言,有天赋肯吃苦的后辈的,帅气的长相在叶修这没能给周泽楷加上更多的印象分。与他也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集,直到国际赛。

他还很清楚地记得是与美国队晋级赛之前,夜晚本该是四个战术大师做战术分析的时候。喻文州偏偏发起了高烧,把人送进医院确定没事之后就已经过了张新杰睡觉的时间。他叫张新杰和本就不太适应的肖时钦回去休息,独自一人坐在会议室对着美国队的资料和比赛浏览分析。演算分析得知散落了一地不知被谁默默捡起收好,他埋头于荣耀就忘记了时间。他不知道周泽楷是什么时候坐在他身边的,发现周泽楷时他已趴倒在他的身边。被他叫醒的周泽楷对他说:

“陪你,一起,加油。”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时候周泽楷尽管疲惫的布满血丝却仍旧闪闪发光的双眼,钻石霓虹都不及他璀璨耀眼,好看的不可思议。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有机会和周泽楷如此亲密的生活在一起,即使不是正常的方式,但仍旧令他欣喜。而周泽楷昨晚对他伸出的手让更是他觉得,周泽楷是不是也有那么些可能,抱着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周泽楷的睡脸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在自己眼前,他的额头,他的睫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下巴的线条。完美的好像会发光。

他就这么坐着,盯着周泽楷,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他坐在叶修上林苑的床上,叶修看起来苍白病态的不太正常,像是一束快要消逝的光。他试探着握了握叶修的手掌,手上传来的温度低的让他有些握不住。叶修的眼里没有往常的促狭的笑意,似乎是虚弱的兜不住那丝嘲讽,如一汪深井。

“叶修。”他大着胆子直呼叶修的名字,叶修纵容的朝他扯了扯嘴角。皮肉拉扯着筋骨挑起,那真真不是一个多么好看的笑,映在他眼中一丝一毫的透着别致风韵,他贪恋的看着叶修的脸。

他渐渐的,发现身边的温度越来越低,越来越冷,冷的仿佛置身冰窖,从里到外都透着寒意。叶修的脸庞也和那温度一样染上冰冷的寒峭,苍白间浮起阴郁的死气。

“小周,再见。”叶修握了握他的手指,放开了他,脸庞的线条开始模糊。

周泽楷惊诧的看着开始变得虚无的叶修,想要抓住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指轻巧的穿过了叶修的身体。他努力的想要开口,想要说话,最终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他难受的闭了闭眼——

上林苑的房间消失,他看到了撑在他上方,满眼关切的叶修,没有骇人的光围绕他,没有病态,白皙的脸颊有刚睡醒的红润,。

他伸手想要确认叶修的真实,手却又一次穿过叶修的脸。

恐惧开始蔓延,四肢百骸中都感到冷。

“前辈。”

叶修微笑着安抚他的神经,皱着的眉头透出他的担忧。周泽楷的脑子还十分混沌,盯着叶修的眼神还很放空。

是梦吗?那就好。

既然前辈说睡一觉,那就再睡一觉吧。

 

周泽楷再一次醒来时叶修正趴在床边上睡着,很不舒服的样子,微微皱起的鼻尖带着一点点孩子气。

“前辈,起床了。”周泽楷看着快到中午,只能叫他起来,午饭总还是要吃的。

“小周起来啦,感觉怎么样?”叶修很明显睡得非常不舒服,揉着肩膀呲牙咧嘴。

“···挺好。”

既然周泽楷没有想要提到那个梦的意思,叶修也不去询问。毕竟是周泽楷自己的事情,即使和他有关他现在也没有什么过问的权力。

叶修沉默的坐了一会,等着周泽楷将自己整理好,铺好床才想起了重要的事情。

“小周,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叶修故意站在角落里,眼睛四处望了望。周泽楷立刻就明白了哪里不对。

“看到的,变多了。”

“嗯···小周觉得,这个状况,会不会就这样持续加深?”

“会怎样?”

“不知道啊,这样下去总感觉很危险。”叶修思索着,脑子里总有一丝念头,但他总是抓不住,有一些东西被他不经意的忽略掉了。

叶修摩挲着自己的手指,他头疼的觉得需要什么来帮助他一下。

“叶修快出来!有个惊喜给你!”苏沐橙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断他的思考“大家都在大厅等你呢。你穿的稍微好一点啊!”

“知道了,就来。”应了一声,叶修对着周泽楷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先这样吧,有没有什么线索,我们在这里干想也没有用,小周你也赶紧起吧。我倒是要好好看看他们又弄了哪门子惊喜。”

“前辈觉得?”

“指不定是谁来看我了呗,还要穿的正式。哥就这样挺好的啊。是吧小周。”

“嗯。”

【八】

还没走到大厅,叶修就被在门口探头探脑的方锐逮住一阵小跑。

“我说方锐大大你这是从战五渣升级了啊,跑得这么急。”叶修被他拽的一个趔趄,差点栽在地上。

“老叶你要是看见是谁,就不会觉得我跑的急了。”

门厅里,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大男人正笑着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发,眉眼间尽是叶修熟悉的温柔从容。举手投足间彬彬有礼,随和自然。有着天生的亲和力。这个男人仿佛这些年并没有变过,一直停留在叶修的记忆当中,款式几乎相同的衬衫,清爽利落的短发,嘴角挽起的弧度,和原本已经有些模糊的印象轻轻松松重合。似乎在下一秒他就会和以前一样走到他的身边,揉着他的头发亲密的叫他‘小队长’。

叶修在心里承认,早些年的时候,他对吴雪峰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感。像是对家人一样无所保留的依赖,又像是对恋人似得带着点逃避。吴雪峰对他太好了,也太让他习惯。习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这个人的存在仿佛是一种理所当然,存在的意义和定位就被模糊不清不楚,也让自己包括周围所有人都忘记去追究。到他终于反应过来去追寻这个人的定义的时候,就已经像歌词里说的那样【我已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而吴雪峰也确实那样做了。他的神色在看见叶修的一瞬间被点亮,走到他的身边,手轻轻抚上他的后脑揉了揉。

“小队长,好久不见。”

“哟老吴,确实好久不见了,是不是特别想哥啊。”吴雪峰的手很大,是可以轻松包裹住叶修的手的尺寸。贴在脑后的温度熟稔的让叶修都不禁有些感慨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

吴雪峰仔细端详着叶修,这些年他在美国一直都关注这叶修的情况。叶修并不知道的是,吴雪峰除了和他打电话之外,经常找苏沐橙询问。几乎到了可以知道他每天吃了什么,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起床,和谁又绊了嘴,又有什么事令叶修开心,越洋电话费几乎花了他五分之一的工资。然而时隔这么多年,再一次近距离对着叶修,他还是感到了距离和时间带了的巨大变化。

在还在嘉世的时候,叶修还是个锋芒毕现的少年。有些婴儿肥却病态苍白的脸上有飞扬的骄傲。叶修在冬天有的时候会坐在他怀里取暖,露在外面的手指冻得通红。他总会让他一只手拿着手机,将他另一只手放在肚子上捂暖。叶修经常会打游戏到不想去吃饭,他总是到厨房去给他做他喜欢吃的糖醋耦合。叶修不喜欢去买衣服,图方便在X宝上批发一打,外套常年只有那一件,他会在他睡觉的时候偷偷量好花整个休息日去帮他买好衣服。

现在的叶修长变了不少,早已不是他熟悉的身量,眉眼长得开阔了些,头发也比以前看起来规整一点。少年人的体格终于长结实了些许,叼着烟的样子从不良青少年变成了有点慵懒的男人。褪去了稚嫩,成熟的他让吴雪峰感到陌生又很心疼。

这些年,这些日子,是谁见证了他一步一步走过来?

他刚离开的时候总是在想,我不在小队长身边,沐橙又从不管他。谁看着他吃饭拿走他的泡面碗,谁催他去睡觉给他盖被子,谁管着他抽烟没收他的烟盒,谁在他无意中说错话得罪人的时候打圆场,是谁陪他聊天给他欺负。但他心里也逐渐明白,这么漫长的日子里,无论哪个人是谁,叶修都有那么一个人,在陪着他一起度过,来做这些本来属于他的事。

这个人不是我,也有可能以后都不会是我,光是想想就让人难过。

不知不觉间,我错过他的人生这么久,没有办法弥补。

吴雪峰不由自主的拥住了叶修,收拢在腰间的手臂小心翼翼。他侧着头,感受到叶修身上长年累月吸烟沾染上的微苦的烟草味,心里有什么慢慢放松了下来。那些漂泊异乡的,几乎扼住他的咽喉的思念与疲倦,那日日夜夜累积的情感。

“我很想你,小队长。”每天都在想。无数的日日夜夜,辗转反侧。他看着叶修被他偷拍的照片入眠。照片里的叶修还是18岁的样子,睡颜安宁无邪的不可思议,抓着他的袖子让他恍惚间以为,他也可以成为叶修的世界,他也可以一直陪着他。

感受到吴雪峰的情绪,叶修迟疑了一下,手还是在吴雪峰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老吴,欢迎回来。”

 

人群外,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与叶修紧紧拥抱的吴雪峰,心里有些发涩。他可以看到的更宽阔了,但除了和叶修接触的人之外,其他人都还只是朦胧不清的黑影。也听不到说话的声音。在此时却像是在刻意的放大叶修和吴雪峰的声音一样,在狭小的房间里如春雷炸响。狠狠扎进他耳朵里,他不想听,做不到逃离,又被无助隔绝在人群之外。

这个画面其实是很美好的,吴雪峰比叶修要高一些,多年的国外生活也锻炼了他的体格,他抱着叶修的样子那么温柔,眼神有着泛起水光的渴望,周泽楷认识那个眼神,他知道,每当自己看着叶修的时候,那个眼神一模一样。

他恍然想起昨天晚上,叶修嘴唇在他下巴上的灼热触感渐渐寒冷下来。他心里被点燃的那簇火苗也被寒冷湮灭。

果然,吴雪峰,对前辈很重要啊。

他闭上了眼睛,试图将这画面从脑海中彻底消除。

 

也许是因为吴雪峰的归来,叶修显得比平时更精神了些。和吴雪峰断断续续的讲着这些年发生的事,自己的事,朋友的事,还有荣耀。中午吃饭也亲密的坐在一起,叶修享受着吴雪峰的周到照顾,直到比赛开始前也没和周泽楷讲过一句话,哪怕是一个示意的眼神。

因为是表演交流赛,叶修压根儿就没打算上场。此时更是来了兴致,不是陈果拉他怕是连台子也不太想上了。平日的嘲讽都少了些,好说话的令主持很不适应。

周泽楷垂着头,明显情绪低落,笑容十分僵硬。主持向他提问什么都是‘嗯,啊,哦。’连江波涛也险些无法圆场。

叶修不上场,周泽楷心情低落,苏沐橙很明显的也并不是很在状态。于是这场大家都不太在意的表演赛就在方锐杜明的精彩表现下结束。

比完赛,两个队的人又相约出去游玩吃饭。周泽楷刻意站在江波涛和方明华的中间,离叶修和吴雪峰隔得很远。

“队长,你们今天打算玩的多晚啊?我今天是要请假先走了,昨天回家到的太晚,我老婆担心死了,还说要扣我的零花钱。”方明华暗戳戳的拉着周泽楷说,已婚人士的花式虐狗再一次在轮回上演。周泽楷郁闷的垂下了头,心里遭到重击。然而方明华是轮回队里的知心大哥哥二号,对于周泽楷此时被虐成死狗的状态立刻就有了自己的判断。

“队长,你是不是嗯···在感情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说的,好歹我也是娶到老婆的人,说不定可以给你一点点小小的,建议。”

周泽楷抬头看着一脸‘循循善诱’‘我很慈祥’‘快来问我’的不动声色的方明华。犹疑的点点头。

“那到底是什么呢?队长你光让我猜是肯定猜不到的。”

“···好像,喜欢,别人。”

方明华僵硬了一下,用了0.2秒判断了一下周泽楷此时是伤心喜欢的姑娘好像喜欢别人,而不是苦恼自己好像喜欢上了别人的神情,才接着说“那有什么依据么?”

“拥抱。”周泽楷认真的措辞希望能讲的明白一点“好久没见。”

“···队长,”方明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为自己纯情的队长恶狠狠的点了32根蜡烛“既然人家是好久没见,也指不定是关系好,不一定就是那个关系啊。那个···他说过他喜欢那个人么?或者对你表示过好感?”

周泽楷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叶修确实没有说过他对吴雪峰抱有好感,但对他应该算是表达过那方面的意思,顿时有点开心,以一种企盼的带着闪光的眼神盯着方明华希望他在说些什么。

方明华抖了抖,准确无误的接收到周泽楷眼神里的信息,顿时觉得自己肩负着轮回未来的希望之重任“所以啊,队长你很有希望的。一定是你不够主动,多对人家表示表示,人家才知道你对他的意思你这个人的好嘛。想我追我媳妇的时候,天天约她出来玩,包吃包玩还陪她一路买买买吃吃吃好好好。她喜欢什么我就去看什么,还每天一束玫瑰花,这才到手的。追人这种事,一定要主动!长得帅就是一大利器了,在主动一点,攻略成功的几率上升不止一点点啊!”

彻底被方明华的言语征服,周泽楷觉得自己犹如受到了圣经的洗礼一般醍醐灌顶大彻大悟。方明华感受到队长满含感激与崇敬的目光,得意的挺起了胸“队长,听我的没错。我可是过来人。加油啊!”

“嗯!”          ——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