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八)长篇HE

不好意思啊~今天发晚了~好不容易才从家里逃出来QWQ

我是甜文小天使!甜文小天使!甜文小天使!我不会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相信我!


【十七】                     ——

四个小时过去,叶修终于被推出手术室。

躺在病床上的叶修依旧昏迷着,呼吸面罩下的脸让兴欣的人感到陌生。那是一张极宁静的脸,面颊微微凹陷,他的额头上裹着一层白纱布,显得脸很小,看起来乖巧而有点可怜。一点都不像平日满脸嘲讽,慵懒随意的男人。

“病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重度脑震荡,多处擦伤,肋骨断了三根,然后就是脑震荡有点严重,养的时间会比较长一点。他半个小时之后应该就会醒了,一开始可能会不太清醒。”

“谢谢医生。”

魏琛把叼在嘴里的烟拿了下来随医生去办理手续,苏沐橙看起来终于放了心,只是仍止不住的哭。吴雪峰有些虚脱的握住叶修冰凉的手,几乎要跪下来感谢上帝。他看着叶修,那张显得格外脆弱的脸让他不敢伸手去触碰,他小心翼翼的指尖捻起一缕染了灰的头发,仔细磨掉了上面的灰尘。

“没事就好,正好一会儿叶修醒了就该吃晚饭了。小乔和我一起去买点吃的,大家就在这吃吧。”陈果抹了抹眼泪,露出了微笑“说吧,晚上都想吃什么,不用客气今晚我请了,记得都点丰盛点啊,叶修今天只能喝粥,让他好好馋一馋。”

大家都给面子的笑起来,推搡着讨论今晚的晚饭,只有唐柔和林敬言还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叶修,依旧紧锁眉头。

 

终于坐上飞机的周泽楷终于稍微放松了神情,他的额头上布满了虚汗,嘴唇毫无血色。江波涛递给他一张纸巾,笑着说“叶神已经是神了,没有那么容易出事的。”

周泽楷却沉默着握紧了纸巾,露出和林敬言,唐柔一样的表情。

 

因为媒体的关系,各大战队都已经知道了叶修车祸的消息。叶修的老朋友们都买了机票过来慰问他。苏沐橙和陈果的电话几乎没有停的时候,问情况的,问地址的一个接一个。行动力极强的微草,霸图,蓝雨已经坐上了飞机,再过半个小时大概就要到了。而叶修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来。

吃完晚饭,哭累了的苏沐橙趴在床边握着叶修的手昏睡过去,关着窗的病房静悄悄的有点闷热,由于病房里不能留太多人。最稳妥的林敬言和吴雪峰被陈果留下来照顾叶修,其他人全部赶回去休息。两人坐在一旁看着窗外根本看不见什么的夜空就是不回头,他们实在不太想看到那个死气沉沉的叶修。

“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叶修前辈还没有醒。”林敬言推了推眼镜,他身边的吴雪峰几乎过五分钟就要看一次表“果然,还是对他产生了影响。”

“嗯,可能还要再等等。”

“等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你们有没有什么消除这个的方法?一点思路没有?”

“要是有,我还会在这里干坐着么。”吴雪峰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他头一次在叶修身边,却帮不上他任何忙,没有一点办法。叶修就在他眼前被一点一点拖垮,他连伸出援手都做不到。吴雪峰捂住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林敬言和他认识也有很多年了,看着两个老友都陷入了困境,却只能跟着他一起叹气。

“你也别太丧气了,我觉得你可以从周泽楷那里找找突破,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你和叶修前辈离得太近了,有些事情反而看不清楚,不如换个角度切入试试看,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我知道,总会有解决的方法。”吴雪峰努力朝林敬言笑了笑,笑的勉强而恍惚“我不会就这样放着小队长不管,就像你永远不可能放弃方锐一样。”

 

韩文清和张新杰赶到的时候,医院门口围满了守着的记者。有的记者冷静的脸上含着担忧,有的却竭力掩饰着等到大新闻的兴奋。那些等待着的记者在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睛放光,韩文清最讨厌这样的眼神,他黑着脸,拉着张新杰想要强行突围。但他低估了部分记者们为了新闻‘不顾一切’的精神,霸图队长平素最让记者们惧怕的脸此刻没有半点作用。

“韩队是来看老对头的么?”

“请问您知道车祸的具体情况么可不可以请你仔细说明一下?”

“您对叶修的车祸有怎样的看法?”

“季后赛叶修可能因为伤病不能出席会不会有很大影响呢?”

记者你一言我一语,狂风暴雨般毫无停歇的问题劈头盖脸问了下来。问题越问越离谱,记者们对于韩文清的沉默显得更加兴奋。忍了又忍的韩文清怒气值几乎在问题中瞬间被推上顶峰,他的声音浑厚如晨钟,让围绕着的记者都闭上了愈发尖酸刻薄的嘴:“够了!叶修还在病房里面,你们不关心他的病情反而要打扰他的休息吗!围在医院前就只是关心比赛?”

韩文清还想要在说些什么,被他护在身后的张新杰反手把住韩文清的握着自己手腕的手,极赋技巧的捏了捏。韩文清回头看了看张新杰不赞同的眼神,重重的哼了一声,拉着他进入医院。

 

趁没有人注意,一个瘦小的男人抱着相机,从他们身边偷偷跟了进去。

 

韩文清和张新杰近乎是飞奔着进入叶修的病房,刚刚醒来的苏沐橙又在扑簌簌的落泪,捂着脸的手指间有泪水不断滑落。吴雪峰抱着她的肩安抚她的情绪,神色复杂。

“队长,张副。”林敬言坐的很远,看不清他的脸孔。在昏暗的病房中温润的嗓音有着安定人心的作用。

韩文清对老队员点点头,病房里太过干净味道让他很不舒服,尤其在看到叶修之后,他的不适感更加明显。

“叶修怎么样?他怎么会出车祸的?多大的人了,胡闹。”这话原本是很严厉刻薄的。在此时却因为满含担心而没了威力。他和叶修相识这么多年了。单一的用宿敌或老友都不足以形容他和叶修的关系。他自己也不清楚怎样形容。但无论如何,他不会看着叶修出事坐视不理。

吴雪峰一手揽着苏沐橙,一手捂在叶修挂着点滴的手上轻轻摩挲。那只漂亮的手,因为液体的输入有些浮肿,冰冰凉没有什么温度。他想把他像往常一样放在肚子上取暖,又被那紫红色的针管吓得打消了念头。

“他没事了,就是还没有醒,很快,就会醒的。”吴雪峰声音轻柔,似乎是怕惊醒了病床上的叶修,韩文清差点错过了吴雪峰的话,他很是看不惯吴雪峰颓丧的样子,颓丧的让人心慌。

“吴雪峰前辈,叶修前辈既然已经没事的话,就请务必振作起来,外面还有很多的记者守着,注意一点言行很有必要。”张新杰推推眼镜,韩文清跟着点了点头“精神点,像什么样子。”

“说起记者的话,不仅外面有”林敬言站起来“这里也有呢。”

他大步走过张新杰身边一把拉开病房的门,捧着相机的男人踮着脚,还没有来得及从门上的窗户前收回手,相机的闪光灯还在闪烁。林敬言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拖进病房,转手锁上门,记者被围在三人中间,似乎是还没能理解他到底是怎样被发现的。

“相机拿来。”韩文清伸出手,眯着眼危险的看着那个记者。那个记者还真是个胆子大的,抱着相机不肯撒手,梗着脖子居然还试图争取“韩队张副你们放心,我没拍什么过分的,作为一个记者我知道底线在哪里绝对会凭着良心写东西的,一点都不夸张!你们想想,与其让外面那些人吵吵嚷嚷打扰叶神休息,不如让我多拍几张做个独家新闻。这样多划算啊,小弟我也要混口饭吃的是吧?”

那个记者说的真挚,眼睛却不老实的四处打量,看见摸着苏沐橙的头发的吴雪峰,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做职业选手这么多年,各色各样的记者林敬言等人都见过,这个笑容他们太熟悉了,那代表着他们挖到了自己满意的新闻。

“嗯,我们都明白的,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记者先生也不必太紧张,我们就是想看看——”趁记者放松警惕的空档,林敬言劈手夺过他手里的相机,抬手一绕就轻松的拿走了相机远离,韩文清和张新杰极为默契的在记者想要夺回相机时挡住了他的去路,整个过程不到5秒钟。

他妈的,说好的职业选手本体战斗力都负五渣的呢!怎么一个个身手都这么好!打错算盘的记者后悔的咬牙。

相机里,第一张就是吴雪峰揽着苏沐橙,两个人靠的很近,略有偏转的角度让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拥抱在一起。

林敬言露出了老好人的招牌微笑,显得极为亲切和蔼。

“老吴,这位记者先生把他拍的很帅呢,你看,不过沐橙是这样靠着你的吗?这个角度抓的真好啊。”

“啊你看,还有这张,老吴抓着叶修前辈的手呢,眼神真深情。哦,后面还有一张手的特写呢,是想拍叶修前辈打针的手吗?怎么重点像是落在老吴手上?也许是我不太会看吧。”

“诶,还有韩队和张副的呢,也有特写啊,记者先生,拍他们两个的手又是个什么意思呢?”

林敬言语调柔软轻松,就像平常的聊天一样,那个记者却感到无形的压力一点点的摄住他的喉咙。

“···不,不就是几张特写嘛,有一点绯闻什么的也没什么啊。不要这么介意啦。只是病情又没有什么太多的爆点,新闻就不突出了,总要给我一些用来后续报道的东西啊。”记者颤抖着,看着林敬言当着他的面,一张一张的删除“别删啊,我拍也不容易···”

“出去。”吴雪峰依旧轻声细语,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赏给那个如秋风落叶般萧瑟颤抖的记者“请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先生你会吵到小队长休息。”

“这个···我,就让我拍一张行吗就一张拍完我马上走。”记者仍不死心,好不容易才进来,他只要有那么一张病房内的照片,凭他今天在病房所看见的一切,随意的夸大一点点就是有了比别家多的爆点。被删点照片也无所谓了。

“这位记者,我见过你。”张新杰突然开口“去年你曾来霸图做过一次专访,本来是说好我和队长一起。但临时队长有个会要开,为了节省时间我先进行了采访。当时你的问题很多都提的太超过底线。因此我记住了你,小心起见我留了你们杂志社主编的电话号码。”

张新杰话一出口,这个记者的脸顿时就不敢在说些什么。他们的主编是霸图的死忠粉,当时霸图的采访也一直跟随在侧,他居然忘记了这件事。

“所以这位记者,请注意你今后的报道。”

僵硬的点点头,记者从林敬言手里接过了相机就想要离开。

“请稍等一下,把您的录音笔给我好吗?”

林敬言笑眯眯的说,盯着他衣服右边的口袋。记者的脸‘刷’的白了。

“不,这个就不用了吧?又没有录下什么奇怪的东西,刚刚我们的对话大家也都听见了···”额角有冷汗滴落。职业选手的观察力简直令人发指。他在被甩进门的时候偷偷打开了兜里随身携带的录音笔,没有想到这么细微的动作也会被林敬言抓住。

“可是刚才我说的话全都录进去了,有提到你原本拍到的照片内容,这个就不太好了吧?你说呢?”

“这个···你要是绯闻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呢。难不成你们之间真的有什么怕被我说出去不成?我···”

“够了!”被这个记者的死皮赖脸磨得烦躁非常。韩文清反剪住他的双手将他压在墙壁上,手探进他的口袋拿出了正在闪着光的录音笔交给林敬言。

“真的要注意自己的报道是否属实啊记者先生。”林敬言删除录音,原本满含压力的声音又只剩下往日的和煦“我们不为难你,也请你不要为难我们。”

最后看了一眼病房里的人,记者抱着相机仓皇离开。

 

微草和蓝雨的人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韩文清,张新杰已经回酒店准备就寝了。周泽楷还没有半点音讯。

黄少天看见叶修的时候罕见的沉默了下来,他大概是不太适应没有嘲讽脸的叶修。躲在喻文州身边难过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被来送宵夜的魏琛一巴掌呼了回去。

他只是还没醒,又不是怎么着了,哭个什么劲!

王杰希带着高英杰在床边站了一会,便放他去找乔一帆。

“叶修什么时候醒?”喻文州走进病房时就察觉不对,他们进入病房前特意去服务台询问了叶修的病情,按说只是打了麻药早该醒了,这么长时间都还在昏迷实在是不太正常。

“也许,一会就醒了。他最近休息不好,医生说是太过劳累了。”

“哦。”王杰希和喻文州互相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叶修现在基本不怎么上场了,兴欣的事也都已交给了年轻人,平日打一打指导赛,分析分析战术。按理说应该比以往轻松才对。有什么事能让一个可以连续48个小时不睡还能保持高度集中的人劳累至此?再者,只是过度劳累,休息休息就好的事,吴雪峰和苏沐橙的神情也未免太过于紧张了些。

“叶修怎么会出事的啊,他是不是过马路的时候没有看红绿灯满脑子都是荣耀荣耀和荣耀呢?你们是把他怎么着了让他这么累?叶不修虽然平时是可恶了一点,但好歹他为你们兴欣出力不少啊,你们又想了什么邪恶的计划让他这么劳累你们说啊说啊说啊,有点节操呢——”抹了一把脸,黄少天恢复了平时的状态。一张嘴倒豆子似得,带着担心和一点怒气。看他越说越离谱,喻文州拦住了他。有些警告意味的捏捏他的腰侧“少天别说了,这也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文州,你们从机场来的时候,看见周泽楷了吗?”从叶修进入手术室之后就失去了联系,打电话江波涛的手机也打不通,找轮回的人都说没有看到。可如果是已经上路的话,现在怎么说也该到了,总不可能是坐火车过来吧?有些慌不择路的苏沐橙没有注意到吴雪峰和林敬言瞬间紧张的目光。

“嗯,没有呢,沐橙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很早之前周队就打了电话说过来,现在还没到,打电话也不接,沐橙有些担心。”林敬言飞快的抢话。

“周队,也很关心老叶呢。”一直不动声色的王杰希突然开口,他在来的路上进职业群询问了一圈,烟雨和雷霆明天才过来,这两个队和兴欣的关系还算得上良好,没有着急着今天就赶过来。义斩和嘉世是最早赶到的。百花,呼啸等都不打算过来,只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情况。轮回在这些职业队中和兴欣一直没有什么交集,离得也不算近。孙翔还和兴欣颇有过节,就算杜明对唐柔有那个意思,也不足以让轮回如此重视的非要今天赶来。

这样一想,两队私下之间必然有着他们不知道的联系。

“周队一直都很尊敬叶修前辈,说出了事一定要赶来看看。王队和喻队都知道,他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林敬言笑的滴水不漏,看着很让人信服。喻文州目光闪烁,对王杰希眨了眨眼,笑了起来“说的也是啊,尊敬的前辈的话,是应该快点来看看。”

“队长你们在说什么啊在说什么!和周泽楷又有什么关系?他要过来看老叶吗?我说你们兴欣是不是和轮回联手想搞什么鬼啊,快快如实招来我们蓝雨——”

“黄副队,安静点好吗。这里是病房。”吴雪峰拿着湿毛巾,仔细擦拭着叶修的脸颊脖颈。

被‘黄副队’这个称呼吓得一愣,黄少天跳了起来“诶诶诶你还嫌我话多了,是不是是不是,我跟你说老叶他才不会拒绝我对他爱的表达——”

“少天,我们先走吧。”喻文州敏锐的捕捉到吴雪峰严厉的眼神,有些了然的打断了黄少天“他们也很累了,让他们都休息吧。”

“好吧好吧好吧,那魏老大,沐橙,老林,吴雪峰我们就先走了啊,叶修醒了你们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飞奔着过来嘲笑他的,王杰希你走不走啊你不走我们走了,你们队里小高是不是还在兴欣没回来,你还不走他就留宿兴欣啦!话说队长你今天怎么老打断我说话我哪里说的不对了吗?你不爱我了吗队长我好爱你的——”喻文州拖着黄少天走出病房,身后的王杰希礼貌的点点头,带上了门。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