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九)长篇HE

我不虐!QWQ。。。。不要打我···· 


新闻闹得这样大,兴欣都不用刻意去通知叶修的家人,叶秋就已经带着叶母杀到医院。西装笔挺满脸杀气的叶秋一路上了医院,愣是没人发觉他那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叶母跑的比叶秋还急,一双高跟鞋踩得铿锵作响居然还跑在了叶秋的前面。

吴雪峰拿着空药瓶从病房出来,迎面撞上了气势汹汹的叶秋。吴雪峰走得慢,被叶秋狠狠一撞居然还稳如泰山,叶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被吴雪峰使力一拽拉了起来。叶秋嘶了一声,他的脑袋正好抵在吴雪峰的胸口上。

吴雪峰被那不经意的一声引起了注意,叶秋和叶修毕竟是亲兄弟,尽管气质迥异,但两人相似的地方太多太多。让吴雪峰直觉的有种熟悉感。他低头扫了一眼就看清了叶秋的脸。

“叶秋···先生?”那张脸给吴雪峰很大的错觉,可叶秋完全没有叶修的老辣和懒散,虽然是一张脸,差别还是很明显。

“你是吴雪峰?”叶秋不太确定的问。

“是我,这位是叶妈妈吧。小队长就在病房里,请进。”侧身让叶母和叶秋进去。苏沐橙正坐在叶修床边念报纸,哽咽的声音听的人很心酸。叶母看到带着呼吸机的叶修,一直忍着的眼泪瞬间掉了下来,靠在小儿子身上止不住的抖。叶秋搂着妈妈的肩膀,抬头问吴雪峰“混蛋哥哥怎么回事?”

“出门的时候出了车祸。”吴雪峰含混不清的说。并不愿意看叶秋的脸。

“这么大的人了,年年不回家。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整天让家里人担心。真是···”叶母擦擦眼泪,即使叶修这么多年不回家,他也毕竟是她的儿子。一直瞒着叶父关注着叶修的情况,她是认识吴雪峰的“吴先生,我儿子伤得重不重啊?”

“···身体上没什么大碍,他醒了就没事了。”吴雪峰很勉强的说,叶秋盯着他的神情很明显的在说他不相信吴雪峰的话。叶母却似乎很相信吴雪峰,听到他说叶修会没事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吴先生,我知道你和我儿子关系很好,麻烦你照顾他了。”

“不客气的,我应该做的。”吴雪峰彬彬有礼的样子迅速博得叶母的好感。吴雪峰看出叶母有点虚软,立刻伸手搭住叶母。

“先扶阿姨去坐一下吧。”

因为吴雪峰没有对他们说实话,叶秋对他并没有什么好脸色,狠狠剜了他一眼。生龙活虎的样子让吴雪峰无奈的摇了摇头。

                                ——

【十八】

兴欣的人见到周泽楷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事,兴欣集体围在病房里,还有各个战队的人。叶秋和叶母在兴欣劝说下先回去休息。他们很明显的谁都没有预料到周泽楷会在这个时候到达,当周泽楷和江波涛进门时竟然没人注意到他们。周泽楷也没有出声,静静地站在角落里。他看着吴雪峰抓着叶修的手掌颇为费力的做手操,拇指不时擦过叶修手背上小小的红色针孔。不合时宜的,他羡慕起吴雪峰,羡慕那双握着叶修手指的手。他多少个日夜都想像这样触碰到叶修,终究也只是想想。

“队长,别在这里站着了,过去啊。”江波涛推了推他。

眼尖的方锐看到周泽楷,颇有些惊讶“周泽楷?你···没事···吧?说昨天过来的呢。”被林敬言掐了掐,方锐赶紧改口。

“我们来的路上堵车,没赶上飞机。”江波涛接口,脸色却不太好看。他带着责备的扫了一眼周泽楷,张了张嘴。

 

他们没有误机,昨天没到是因为周泽楷是被抬下飞机的。

在他看着叶修被抬出手术室没多久,一阵真正的剧痛侵袭了他。他感到有什么被从身体里生生撕裂,慢条斯理不动声色。巨大的撕扯力度也撕扯着他的神经,他却依然觉得轻松了很多,他的眼里都是叶修,脱离了危险的叶修。

那个瞬间他仿佛看见自己的意识脱离了躯体,混沌的漂浮在上空,江波涛的大惊失色和叶修安然的脸交叠在一起模糊扭曲,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当他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飞机场附近的医院里。江波涛守在他身旁,一切都如他所预料的相同,医生给出的答案是睡眠不足。他昏迷的太奇怪,睡得很多也营养充足,一向健康的自己突然倒下也只有一个解释,他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到。

他再三嘱咐江波涛不准将自己昏迷的事情说出去,原因不说江波涛也心知肚明。那个感激的冲他微笑的虚弱的周泽楷让江波涛无法面对,一路上周泽楷的表现都太超过一个后辈对于前辈的态度。他很难不多想周泽楷对叶修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感情。最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一句在书中看到的话。

 

爱情是一个人给另一个人下的蛊,是比鸦片更容易令人上瘾的毒。

 

“抱歉。”周泽楷从角落走出来,有些恍惚。他看起来很疲惫,眼角微微泛红,像是还未睡醒。周泽楷用力眨了眨眼强迫自己精神一点,去除疲倦。却引起了包荣兴的怒火。

兴欣昨晚在担心叶修的病情之余也一直担心着周泽楷的安危。联系不上也就算了,;连个解释都给的如此敷衍,误机而已,为什么电话都打不通甚至不给轮回报个平安呢。一大早来了还一脸我没睡饱。周泽楷和叶修两个人都是这件事的当事人,怎么他就一点事儿没有,叶修一直陷入昏迷之中。他不仅仅和老大八字不合,他周泽楷和整个兴欣都八字不合!

包荣兴越想越生气,如同一只暴怒的小兽。他举起拳头冲着周泽楷狠狠挥了下去,握紧的拳头蓄满了力量,毫无防备的周泽楷被打的脸偏了过去,摇晃了一下跌坐在地上。气头上的包荣兴顺势将他压制在地上又是凶猛的一拳砸了下去。没有注意到周泽楷没有丝毫反抗,安安静静的任由他拳拳生风。

病房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当他们扑过去拉住包荣兴时周泽楷已经被摁着打了好几下,嘴角眼眶都见了红。包荣兴被七手八脚的从周泽楷身上拽走,力气大的出奇的他三四个人一起都招架不住。乔一帆和江波涛扶起周泽楷退到后面,小心防备着仍旧不断挣动着的包荣兴。

“魏老大放开我,都是他!不是他我老大怎么会躺在这里现在都不醒。他倒好,睡了一个好觉过来什么事都没有!一定是都害在老大身上了!都别拦我我要揍他一顿。”

“揍个屁,包荣兴你的脑子呢!你老大会让你揍他吗?他不被你气死!把你的手爪子收回去,老叶还在那边躺着呢啊,你你动作那么大,小心在碰着了他。”魏琛一巴掌扇在包荣兴脑门上恨铁不成钢。听到叶修的名字,包荣兴立刻就不动了,捂着额头可怜兮兮的问“真的吗?老大会生我的气吗?”

“那可不,你魏老大啥时候骗过你?你要是打了他你老大说不定就不醒了。”魏琛拍着胸脯保证。

“那好吧,看在老大的面子上就不揍他了。但他不许进来看我老大,让他出去。”包荣兴气鼓鼓的瞪着周泽楷,不甘心的在脑洞中将他痛扁了一顿。

江波涛丢掉了平日里的温良和气,周泽楷觉得内疚他可不觉得,打也打过了居然还要赶人走。饶是他脾气再好也不能忍了。“包荣兴,这就太过分了吧。我们小周已经被你打了也就算了,你这要求未免也太过心胸狭窄了一些,再说我们队长不难受吗他也——”

“江,别说。”周泽楷握住江波涛的肩膀用力向后拖,他的神情带着坚决和恳求。他毕竟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而叶修却仍旧在昏迷之中。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因为车祸让本身体质就没有周泽楷好的叶修到现在都还没醒,还是叶修为他承受一部分属于他的影响“你没吃饭,快去。”周泽楷对江波涛咧咧受伤破裂的嘴角,一股血腥味在嘴里扩散弥漫,苦到四肢百骸。

江波涛既心疼又无可奈何。周泽楷在意的事情很少,少到几乎除了荣耀没有什么欲求,其他事情上一向很听江波涛的话,自己懒得拿主意也不愿费心力去坚持什么。江波涛明白叶修对于周泽楷来说意义非凡,在面对叶修时,他对所有事情的态度都执着到可怕。江波涛太了解他了,往往他露出这种眼神的时候,就是他自己做好了决断的时候。他默默的走了出去,步伐沉重到无力提起。

“他都出去了,你怎么不出去啊!”见周泽楷还没有出去的意思,包荣兴喊了一声,却已然没有了一开始的气焰。周泽楷站在原地不动,咬着嘴唇不说话。

“请先等一下,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周队远在轮回,叶修这样怎么会和周队有关系到你们还要打他?”张新杰打断了包荣兴,问出了在场其他人都想问的问题。这发展太过诡异,围观群众完全跟不上剧情进展,王杰希喻文州还算是看出点端倪的。也对着目前的事态不知所措,只是不约而同的心里冒出一句话——出大事了。

兴欣的人没有办法,包荣兴这一闹想要轻易地瞒过去就不容易了。两大心脏加上那一群老油条,不说实话是不用想完事的。叶修和周泽楷不能指望,最清楚状况的就只有和叶修同住的吴雪峰,兴欣的人将目光都集中在吴雪峰身上。

吴雪峰将叶修的手放进被单里,仔细掖紧被角。明明天还不太冷,叶修的身体却一直冷的让他发慌。

“大家也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没有比大家知道的更多。或许老林愿意和大家讲讲看?”吴雪峰歉意的笑笑,无论出于哪个方面来讲他都不想再一次叙述整件事情的经过。他头一回羡慕起周泽楷成负值的语言能力,沉默寡言可以让他不用一遍一遍重复自己不想面对的事实。林敬言心知老友不愿再提,从善如流的开始解释。

在林敬言的叙述和包荣兴带着负面情绪的解说下,众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发展。黄少天向来和叶修关系亲密,在包荣兴的误导下对着周泽楷的眼神都有不对了。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人家医生都说了没有伤到神经的部分,麻药也早过了,就是过度劳累现在也应该醒了。对身体有影响也不带影响这么大的老叶又不是个娇弱的小姑娘。周泽楷你有什么可争辩的嘛?你肯定没有,你又不会说话。人家兴欣也不是为难你,这确实是你的责任人不让你见也挺正常的你还在这里站着干嘛?还不快点出去。哦不,你说清楚你昨天到底去干嘛了?什么事情比现在老叶这里还重要啊,我还就不信S市这么大个城市晚上还没有飞过来的飞机了?”黄少天噼里啪啦咄咄逼人,凶悍的气势愣是没人敢拦他,他站在周泽楷面前劈头盖脸的骂,喻文州都只能拉着他不让他上手打人。

周泽楷低垂着头,后面的话几乎听不清楚。黄少天对叶修现状的分析让他难以接受。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叶修有一丝一毫的损伤,然而这伤居然还是因他而起,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现在每过一秒就多一分煎熬,再加上黄少天的分析,他内心的防线已然溃不成军。

“你说得好!周泽楷你说话啊!”包子跟着说,被魏琛捂着嘴扯了回去。

“对啊,你怎么不说话啊?平时不是‘嗯’‘啊’‘哦’的挺勤快的。说不出来了吧,愧疚吧惭愧吧自责吧?我也不是成心为难你,你这种遮遮掩掩的态度让我只能这样揣测你啊。你要是真的有什么苦衷你还会不说?有个三两个字我都不说你了!难不成你还怕我么你周泽楷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他妈的别站在那不动啊!”黄少天越说越气,本就高昂的声音甚至有些尖利,炸响在整个病房里面。

“黄少天,别说了。”韩文清出声阻止,不管叶修的昏迷究竟是不是因为周泽楷而起,这也不能将气全部撒在周泽楷的身上。

“哪里够了,没够!你们是觉得我在欺负周泽楷是不是?可你们扪心自问我刚才说的话有哪一句欺负他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他要是心里没鬼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回答,难道韩文清张新杰,老孙,王大眼,小高你们都认为我说错了吗?人家邱非那是有事刚走了,不然肯定会赞同我的话。和老叶关系好的都不会觉得我说的话过分了,也许我口气是冲了一点,但周泽楷你自己说说,我哪一句哪一点难为你了?本剑圣从来都是以理服人,你哪里不服你倒是说说啊?”

“黄少行了,你也就少说两句吧。这是病房呢,你还嫌这里没闹够?记者一个二个可不是省油的灯,别再给你爆出去。”孙哲平是有点看不过眼了,周泽楷是什么样的人整个联盟有目共睹。行事光明磊落不躲不藏,为人老实诚恳对谁都是腼腆羞涩的笑。能让他苦苦隐瞒不说还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一定要做的事,一定不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黄少天在气头上骂两句就完了,这还一直说上了也的的确确不太好。

“算了吧,少天。周队他,周队也不是故意的。”苏沐橙的嗓子沙哑的几乎说不出话,她一直静静坐着,眼睛放空。一直没有参与他们的对话,直到黄少天开始质问周泽楷。她算是在场这群人中和叶修最亲的。在她心里来说。尽管看见完好无损看起来没有丝毫影响的周泽楷站在这里,让她无法抑制的感到不平衡。但她也知道这和周泽楷自己本身没有多大关系。

黄少天正激动着,突然被人阻止很是委屈不平。他只是想替叶修出口恶气而已,怎么像是他在无理取闹一样。“你们都护着他!他不说话他就是委屈了吗?我还觉得委屈呢,人老叶不委屈吗?莫名其妙的就躺下了。害人的连话都不说一句你们反倒怪起我来了?颠倒黑白都不是你们这样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少天,没有人怪你,但你这样说周队没有什么用处。何必在这里继续说周队呢?你也知道他不会回答你的问题的。听话,现在还是叶修前辈的身体要紧,我们再去找医生问问情况吧,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喻文州半搂着黄少天,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他平稳安定的声音逐渐平复着了黄少天的情绪,王杰希打开门,快速的给他使了一个眼神。喻文州会意的点点头,带黄少天出了病房。

周泽楷仍然没动,低着头像是在原地生了根,只能看到失了血色的嘴唇。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被黄少天骂懵神了。

周泽楷独自站着,孤零零的。他想到病床前看看叶修又不敢向前,犹豫不决的让自己也吃惊。向来果敢不拖泥带水的他,却在叶修面前被逼的无路可走,狼狈至此,被逼的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和勇气。他的心上有自己撕扯的伤口,黄少天的话固然是一把利刃,插在他心口也只是加快伤口的撕裂。逼迫他更脆弱,更不坚定。他甚至想问,叶修醒来的时候,是不是会和黄少天一样怪他?

他的前方兴欣的人阻挡着,在人群的缝隙之中他看到叶修的脸庞沉静美好的无以复加,他身边的所有仿佛被按下了静音键,一片死黑色的静寂中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心跳声,节奏和缓。他突然觉得很冷,又在慢慢地回温。温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侵袭到骨髓,越来越灼热,从外部将他整个的灼烧,骨灰也燃尽,最后连他自己都不存在,只剩下那个心跳在蛊惑着他,一点一点攥住他的心脏,引领着他朝那个心跳的源头走去。慌张与不知所措都被抚平,他还是为耳边呢喃般带着魔力的诱惑而动摇。

那张原本由于熬夜和不良饮食而显得虚胖的脸因为和周泽楷的重叠而略略向下凹陷着,显露出本来尖削的下巴,生的凉薄的嘴唇平直的抿成一条直线,鼻梁不太直挺,有着舒适的弧度,那双周泽楷最喜欢的,总是藏着光的眼睛紧闭着,颜色浅淡的睫毛闪着光。

回过神来,他已经站在叶修的床边,掌心贴上叶修冰凉的脸颊,感到叶修脸颊上的软肉紧贴着他的肌肤,周泽楷恍惚着,勾起一个模糊的微笑。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