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十二 上)长篇 HE

这个不知不觉写了挺多的呢。。。。想要出个本呢~


【十九】

叶修如医生所言的越来越虚弱,周泽楷可以感受得到。陈果越来越勤的来医院探望,苏沐橙从一开始哭的止不住到来看叶修的时候可以挤出一丝笑容。他知道黄少天又偷偷跑来了一次,从病房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的想要找他算账,一早就跟在他身后的喻文州一把拦住了他。他不用看都想得到埋在喻文州胸前的黄少天掉下了眼泪。

可是,还是想要看看他,无论怎样都好,我想亲眼看到叶修的样子。

想要看到的心情膨胀到胸腔发疼,疼得无法忍受,他的脑子里几乎只剩下这一个念想,见到叶修,看到叶修。

他一直注视着病房,直到深夜。兴欣都已回去休息,再过一会儿吴雪峰也该去洗漱睡觉。

他有一个机会。

这个时候通常吴雪峰都会出去一小会,回来就靠在叶修的床边睡下,有时会躺在行军床上,有时坐在床边不知不觉的入睡。他曾趁着深夜在病房外看过一次,吴雪峰握着叶修满是针孔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衣服都还没有换掉。她熟睡的脸贴在叶修手指的旁边,看上去仿佛一个轻柔的抚摩。周泽楷有一瞬间是想要进去的,可又被这个画面死死地挡在了门外。

趁吴雪峰出去的空档,周泽楷溜进了叶修的病房。

叶修身上的被单被吴雪峰裹得很严实,打针的右手露在外面,他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只苍白的手。因为天天打针整只手都肿了起来,手背泛着青色布着密密麻麻的针孔。青青紫紫可怜的看不出它原来的样子。那只胳膊却细瘦的不可思议,周泽楷从来不知道人类的骨头是可以干瘦到这种程度的,他甚至不敢去看那张脸,那张他日日夜夜都在想着的脸。

那张脸上原本是有着可爱的软肉的,看起来手感就很好,如今却整个的凹陷下去,颧骨和分明的凸现出来。绷得皮肤愈发的紧,一张脸上所有的骨头都棱角分明,他似乎一只手就可以拢住叶修的整张脸庞。

原来叶修瘦下来,是这个样子的。瘦的人心脏发疼。

还是原来的样子好看。

叶修显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透明感,一根枯枝似得陷在床上,每一个骨节都透着虚弱的薄脆感碰一下就会碎裂。

“前辈。”周泽楷呢喃着,没有人回答他。

“叶修。”

“叶修。”

“叶修。”

不停地重复这两个字,他终于在叶修昏睡的时候大胆的叫了他的名字。他在吴雪峰惯常坐着的椅子上坐下,小心翼翼的掀起那层白色的被单,周泽楷抬起那只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叶修瘦的连手掌上的肉都消耗殆尽,一层薄薄的皮肤被水肿的组织撑起,青蓝色的血管鲜艳的可怕,然而骨头还是分明的,冷冷戳在下颚。戳在他已经几乎无法承受的心上。

将叶修的手指放到唇边,周泽楷细致的亲吻每一个手指尖,那里本应该有淡淡的莹润的粉红色,周泽楷却只看到一点青白。

像是怕弄坏了叶修的手指,周泽楷每一个吻都浅尝吮止,轻轻触碰一下就离开,温度都还没来得及留下。但好在不遗留一点缝隙,缓慢而珍重,遍布整个指尖。触电一样,触一下都浑身发抖,这些天的所有思念和辗转都在幸福中被淹没,幸福的仿佛身于万花丛中,荆棘已经准备好随时将你勒死,你却仍在享受最美的那朵玫瑰在你身旁绽放。你会放下自己所有的不安和恐慌,在诱人花香中放纵自我,哪怕死亡降临也从容沉静。

哪怕只是亲吻叶修的手指,对于他而言,都如玫瑰一样珍贵。

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那座美丽的玫瑰花园在幻想中碎裂。周泽楷知道贪心的他一定会被发现,在他刚刚放好叶修的手时,吴雪峰打开了门。他的表情有些惊讶和一些隐藏的并不很好的冷漠,好在还能在对着周泽楷时仍保持惯有的微笑。

“周队晚上好,来探望小队长吗?来的有点晚呢。”吴雪峰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依然和周泽楷聊天,只是话里夹锋带刺,这不能怪吴雪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对周泽楷没有一点埋怨是不可能的。饶是他在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可能在对着他有多好多好的脸色了。“轮回还好吧?这几天也劳您挂心小队长的病了。”

“对不起。”除了道歉,周泽楷也想不到别的话好说,对于吴雪峰,他也确实说不了别的。

“这怎么敢当,周队没有错。”吴雪峰温温和和的笑着“是我们不能控制情绪,请周队不要介意。周队想必也是受了不少影响的,只是战队里还有事,也不能总在这里看小队长,何况包子和黄副队那么一闹,周队也呆不下去了吧。”

“······”周泽楷没有接话,吴雪峰话锋转的太过于突然,他本已经做好了被吴雪峰赶出病房的准备。

“我知道,小队长撑不了多久了。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我就是个懦夫。”吴雪峰自己也没想到,对着沉默的周泽楷,对着将一切变成这样的人,他突然就有了倾诉的欲望。这么多年的累积,这么多年的隐忍,他自己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在嘉世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一直喜欢他。却从来没有勇气说出口,小队长需要更高更大的舞台,他需要荣耀,他要到达巅峰。而我的竞技状态已经开始下滑,我不能在陪着他。”

“我去了美国,打电话前总是先问问沐橙他的近况,我知道打电话给他让他自己说他肯定什么都不在意的说没关系,无所谓。我没有勇气去念他说他,我找不到我的立场。”

“回到他身边又过了这么久,我总算进步了一点,敢于更紧密的将我融入他的生活。试图让自己更积极一点,让他离不开我这个人。但是我还没有等到那个时候的出现,他就已经躺在了这里。”吴雪峰手里的杯子都还没放下,怔愣着握在手里。他的眼睛盯着叶修的方向,有什么东西在悔恨与深爱中沉沦。时光的轴承飞速转动着,从初遇到如今的胆怯与懦弱都站在高处怜悯他。他明白的太晚太无法追及,总是患得患失,以为等自己想到了最佳选择再选就好,以为不用抓紧他就会在那里一直等你。转瞬即逝并不少见,到最后了错过也不只是那一点点。

错过的,就不会再回来。

“我真的不怪你。周队,你也没有办法。我和你说这些只是,只是可能再没有机会说这些话。请你理解我。”

“也许,等小队长···你就可以摆脱危险了呢。”

周泽楷当然知道吴雪峰没有说出口的话是什么,如果叶修就这样去世,那么重叠的事就会自动的消失,他的生活就会回到正轨,一切都和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没有叶修吗?你能想象没有叶修的生活么?我会没有办法生活下去,看着宿舍的床会想起叶修有一件和他很像的白色睡衣,看着冰激凌会想起叶修曾和他一起去过冰激凌店,看着电影会想起叶修曾在他的怀抱里睡得安稳,甚至看见一枪穿云都会想起叶修曾和他在竞技场的每一场战斗,呼吸都会想起他曾离他没有一厘米的距离,呼吸的热度清晰地描绘在他的皮肤上。生活中每一分每一毫都有着叶修的印记。想要将叶修从生命中剥离就要将他一起骨肉分离。

怎么可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还未等你的眼睛,从梦中看到清醒。还未跟你饮过冰,试过零度看风景。

如果没有你,一切又有什么可惜。

周泽楷不能想象没有叶修是什么样子。

即使最后有一个人要消失,那么那个人,也不会是叶修。

“不会。”

“前辈,会活下来。”

吴雪峰诧异的看着周泽楷,缓慢低沉的语气在病房中清晰稳定,如一个郑重的承诺。他朝吴雪峰笑了笑,没有再回头。他的脸上还有包荣兴打的淤青,却依旧好看的动人。昏暗的灯光衬得他的眉眼都宛如旧相片,泛着华美的,隔世的枯黄。

“再见。”

 

三个人从不对等,总有一个人必须牺牲,那永恒,就让他带你完成。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