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十二 下)长篇 HE

【二十】

周泽楷悄无声息的失踪了,只给江波涛留下了一条请长假的短信。再打电话过去时就已经是关机。

周泽楷一直在H市,轮回能联系上他的只有江波涛。

不仅仅是江波涛,整个轮回都知道事态严重了。他们事先并不知道叶修的病情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但他们都不是傻子,周泽楷的突然离去让他们知道事态的严重。所有人都出去寻找周泽楷,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江波涛第一时间给苏沐橙打了电话,他本以为周泽楷会再去看看叶修,甚至告诉了苏沐橙和吴雪峰周泽楷一直藏身的地方,但是了无音讯。

如果他们再早一点发现,就可以找到周泽楷了。

他首先回到了家里。

周妈妈看见本应该正在训练的儿子回到家里,又疑惑又高兴,高兴可以看见不常回家的儿子,然而直觉告诉她出了什么事情。

周泽楷只笑着摇摇头,像小时候一样从后面抱着她的腰表示,只是突然很想她。

周妈妈很久没有听到长大许久的儿子和自己撒娇,那一点点疑虑都被打消,留下周泽楷吃了一顿午饭。是周泽楷小时候最爱吃的饭菜,周泽楷眼睛亮亮的,把饭菜风卷残云扫了个精光。他为了形象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吃过东西,哄得周妈妈笑的心花怒放。

最好吃。周泽楷认真的看着妈妈。

临走前,周泽楷抱着妈妈有些佝偻的肩膀,郑重的嘱咐她照顾好自己。

 

他又去了冰激凌店,没有做什么伪装。那个店主姑娘看见他十分欣喜,从柜台里拿出了一个薄薄的小本子,本子上画着两个拥抱在一起的男人,穿着国家队的队服。是他和叶修的编号。

那姑娘将那个本子送给了他,依旧和黄少天一样喋喋不休。她问周泽楷为什么叶修没有来时,周泽楷轻轻的抹去了化掉的冰激凌,说:

他回家了。

 

他又去了一趟电影院,站在门口终究没有进去。当初他们看的那部电影早已下线,新换的电影吴雪峰很喜欢的那种外国大片。

最后他走到了那个宾馆的门口,那只路灯在白天看起来光秃秃的,黯淡无光。

 

回到了H市,他在兴欣周围随意的找了一间旅馆。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安眠药,吞服了下去。安眠药没有什么味道,划过喉咙进入肚腹中像是带着一直以来都不得安宁的心也沉了下去。他坐在床上,柔软的床铺没有两个人坐在一起时压迫的凹陷感,独自在白色中浮沉。窗外路过的车子音乐开的很大,王菲温柔缱绻的声音从窗户飘了进来,那是一首耳熟能详的老歌。周泽楷低声跟着哼唱,他眼前病床上的叶修似乎动了动眼睛。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失去生命都不可惜。

                                                 ——

叶修从一片混沌中挣扎出来,五感都恢复的很迟缓。最先感受到的是全身的无力与酸痛,然后是从身体内部反倒口腔的药的苦涩,医院浓烈的消毒水气味渐渐和药味混杂在一起,最后是明晃晃的天花板和吴雪峰轻声的询问。

他朝吴雪峰眨了眨眼,试着说话,他本已做好了嗓子干的发疼的状况,然而除了因为长久不说话的晦涩之外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他在看看吴雪峰憔悴了许多的脸,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老吴···辛苦你照顾哥啦。我昏了多久?”

“半个多月了。”吴雪峰摸摸他的头发“你先···躺一会,我去给你叫医生。”

吴雪峰说完就走了出去,出门前忧郁的看了看叶修,还是什么都没说。躺着的叶修自然看不到吴雪峰的动作,他的眼睛还是有些干涩,闭着眼睛呼喊周泽楷的名字。

“小周?”

“···我在。”

周泽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充满了欣喜与欣慰。叶修想象着周泽楷高兴的不知所措的样子,却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小周你在干嘛呢?都不来看哥?”

“醒了,就好。”

不安的感觉更加浓重,叶修睁眼朝周泽楷的方向看过去。他和衣躺在一间宾馆的套房里,正专注的看着他,闪亮却混沌不清,周泽楷看起来也消瘦了不少,五官的轮廓更加深刻突出,他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有几块已经很浅淡的淤青,叶修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小周你在哪儿?轮回在外面比赛吗?”

周泽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眼睛更加的迷糊,他在挣扎着不让自己睡去。

“前辈,以后,幸福。”

“吴前辈,很好。”

“你们,很配。”

“注意休息。”

“少抽烟。”

“别熬夜。”

“要运动。”

“好好吃饭。”

“叫吴前辈,买衣服。”

周泽楷一项一项的叮嘱着,叶修的不安也越来越重,他想叫周泽楷停下来,可固执的周泽楷似乎已经陷入了睡眠,叮嘱的话却仍在继续。

“前辈···”

“再见。”

周泽楷闭上了眼睛终于陷入沉睡,那和临终遗言一样的话让叶修不舒服极了。他偏了偏头想要坐起来,却在转头的瞬间停住了视线。

那瓶空了的安眠药。

年纪轻轻的,周泽楷无缘无故怎么可能吃安眠药?叶修仔细想了想,心像是浸在冷水里,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直接从床上翻了下来,不期然看见垃圾桶里刚拆封的安眠药塑料封纸。

“周泽楷!!你给我起来!”

叶修用尽全身力气吼了一声跌坐在了地上,只靠营养液维持生命体征的他此时已被冷汗浸透。他不敢相信周泽楷居然会做出这种蠢事来,愤怒席卷了他,好不自知的被人以牺牲的方式拯救,没有丝毫商量与预知,那个人还是他的小周。吴雪峰闻声跑来,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跌坐在地上不敢置信的叶修。

“快,去找江波涛,他妈的周泽楷吃了安眠药准备自杀!”叶修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吴雪峰还从未见过叶修如此失控的爆过粗口,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的抖得快要背过气去。他赶紧抱住叶修帮他顺气,一边安抚他“江副队早就知道了,他还来找兴欣帮忙找人。你先别激动,你不能太激动。”

“我看着他吞的安眠药!”叶修咬牙切齿“你们找了么?”

“···找了,但是范围太广根本就不知道他在那里。”吴雪峰扶起叶修“你先躺着,我现在就去找,你告诉我他在那里。”

“我不知道,他在一个宾馆里,但是应该是在H市,我再看看。”叶修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他根本就做不到,周泽楷就在他的面前躺着,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叶修还来不及反应为什么一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危在旦夕的周泽楷彻底打破他的所有防备。

“有一个很大的白色柜子,有很多花纹,墙上还有挂画。还有···”尽力描述房间里的摆设,叶修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锁定方位的东西,他看不到那边的窗外。只能看着呼吸越来越沉重地周泽楷一点一点的陷入绝望。

“小队长,你这样说我也找不到到底是哪里。”

“那就一间一间找!给沐橙和老板娘打电话,快点!”叶修颤抖着抓着吴雪峰“他吃了一整瓶的安眠药···我怕他支持不住。我们两个的事不可能只对我有影响,小周都瘦脱了形了。”

“我找我找,我马上就找,你回去躺着。”

“我要去找他,雪峰,我们一起去,我会好好的绝对不乱跑。”情急之下,叶修一张嘴喊出了当年最初和吴雪峰相识的称呼,偏偏自己还没有什么自觉。吴雪峰被这一喊彻底没了脾气,背起叶修就朝外跑去。

叶修紧盯着周泽楷的情况,他似乎还有点意识。眼珠不时动一动,叶修顾不得其他,对着周泽楷一遍一遍的叫他,听到叶修的叫喊,朦朦胧胧还有点意识的周泽楷翻了翻眼皮,嘴角想要勾起一个惯有的微笑,却没有了一点力气。

吴雪峰也没闲着,一边下楼一边腾出了一只手给苏沐橙打电话。他尽力把叶修描述的房间样子给苏沐橙复述了一遍,问她知不知道类似的酒店。兴欣都围在一起,试图寻找一些有用的线索。可吴雪峰没有那个心情等他们讨论,挂了电话又打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但好在半个心脏的能力还在。他进一步的缩小了范围,和叶修想的差不多,他认为周泽楷应该是在兴欣的附近。医院离兴欣并不远,如果在H市,周泽楷也没可能跑去别的地方了。

带着叶修上车,叶修的表情从来没有这么阴沉过。那是吴雪峰从未见过的叶修,恐慌,无助,愤怒。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扫描着附近不遗漏一间宾馆。嘴里还不断催促着他加快速度。吴雪峰一路狂飙,掠过一条条街道,一路上有许许多多的宾馆,一家两家三家,吴雪峰甚至不用停下车去询问,叶修就已经摇着头叫他快些继续往前。他的眼睛里透着越来越多的绝望,覆盖了原本残存的冷静,那好像已经不是叶修,而是别的疯狂的什么人。

吴雪峰一边开着车,一边不由自主的想问。如果是我,你会不会和现在一样疯狂难过?

电话不断的响起,江波涛和苏沐橙也在尽力寻找着周泽楷,叶修一次次带着希望的接起电话,用一次次带着失望放下。时间拖延多一秒周泽楷就多一分危险,如果在半个小时内再不找到周泽楷,那么他的生命几乎没有希望。

车开到嘉世和兴欣的附近,一辆车停在路边上。车上正放着音乐。叶修突然伸出手让吴雪峰踩了刹车,还没等他停稳就打开车门向马路对面跑去。他细瘦的身体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跑的飞快,像是划破了风。叶修在车流中如一个飘荡的羽毛,窜来躲去的身影看的吴雪峰动都不敢动。

叶修一路奔上酒店,一分一秒都不敢拖延,他这一生都没有跑的这样快过。满心只有周泽楷的方向。他身上宽大的白色病服像一个被扬起的风帆,鼓起的弧度让人担心是不是会把叶修拉扯的摔倒,他身体的形状被清晰的描述出来。向前奔跑的力度几乎耗尽了生命。

没有询问周泽楷的房间号,叶修有人指引着似得快速向前,他眼中的一切都模糊着向后退去,只剩下熟睡的周泽楷。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跑到最里面的房间,叶修抖得都快打不开那个门把。

他眼中的周泽楷,终于不是一个虚妄的幻影。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惨白的脸在阳光下透明而安详。叶修甚至真的以为他只是睡着了,都不想叫醒他。

趴在周泽楷身上,叶修的力气终于被抽干。他伸手捧住周泽楷的脸,轻轻地,缓慢的,夹杂着潮湿的水汽,吻住了他冰凉的嘴唇。他抵着周泽楷的唇齿研磨,一点一点舔舐他的嘴唇,给予他温暖。然而叶修自己也是那样冰凉,只能彼此接触升温。

我还是找到了你。叶修放松的想着,与周泽楷一起陷入了黑暗。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