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十四 上)

【二十二】

谈话过后,两个人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默契的闭口不说。周泽楷依然坚持不懈的想要进入叶修的病房,吴雪峰下楼去帮叶修买零食。

包荣兴很明显没有想到吴雪峰没有去帮他阻拦周泽楷,在病房里和叶修说的正说的起劲,一个大高个站在床边手舞足蹈,兴奋起来长臂一挥差点打到叶修的脸。周泽楷赶紧走到叶修身边隔开包荣兴,不满的看着他“手,小心打到。”

“小周没事的,我又不傻,不会定在那里任他胡闹。”叶修拍拍周泽楷护在他脸前的胳膊。

包荣兴看到周泽楷,跟变脸似的,一下子怒目圆睁了起来。

“你怎么还来?要我说多少遍啊兴欣不欢迎你!看你为我们老大差点挂了的份上我不跟你多计较,你走吧走吧,别来兴欣了。”说罢,他抱起手对着门口努了努嘴,很不耐烦的说。叶修是个护犊子的,周泽楷瞬间低下的头让他心里的小天平立刻倾斜。

“包子说什么呢,你以为这是小周的错吗?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老大你昏迷了这么久,周泽楷一点事儿都没有天天都好好地蹦跶着呢!来看你的时候还来的特别晚,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真可气!老大我还帮你打他了!”

“他脸上的伤是你打的?”叶修危险的眯了眯眼,把周泽楷拽着衣领拉了下来,他脸上已经看不到被包荣兴打伤的痕迹,叶修凭着记忆中淡淡的青色摸了摸周泽楷的颧骨,问他“包子打你哪儿了?疼不疼?你不是挺灵活的吗,怎么还被打的怎么狠?”

周泽楷乖巧的摇了摇头,还用力戳了戳自己的脸表示自己没事,呆萌的样子让叶修心疼的不得了,又觉得恨铁不成钢“说你傻你还真的傻?不知道怎么躲吗被打成那样?我都过了多久才看到你还跟一大花猫似得。你一张脸多金贵你知道嘛!伤着哪里兴欣那里赔得起!”

周泽楷朝叶修笑了笑,还讨好的握住叶修的手指在自己脸上戳来戳去,任由他捏圆搓扁,任君采颉的小模样成功的将叶修逗笑。一旁的包荣兴就这样被二人无视的彻底,他看着周泽楷和叶修这么好的样子,完全想不明白。只有可怜的站在旁边。他老大一定不会骗他,和周泽楷无关就一定无关,可是跟他看到的真的并不一样啊。

直到周泽楷的帅脸被捏的泛红,叶修才大人大量的放过了他。靠着枕头摆出大爷一样的姿势解决包荣兴的疑惑。

“你是觉得人家没有受到影响,可你看看小周这张脸,瘦的都能削苹果了。和你第一次看到他一样么?来晚了就来晚了。指不定人家是在路上也被影响到了,只是因为没有车祸所以比我醒得快才来晚了呢?你上手就打人,人家小周没告你就是脾气好的了。为了救我命都差点没了,包子你还想怎么样?不替我谢谢人家还赶人出去,这让人怎么看我们兴欣。”叶修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对面的包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老大说得好有道理啊,老大说的一定是对的,周泽楷这下巴看起来给刀削过了一样,肯定也遭了不少罪。

“对不起啊,是我错怪你了,我让你打回来呗。咱们就此两清了!”大丈夫做事敢作敢当,觉得自己做错了,包荣兴倒也坦率的马上道歉。周泽楷还被唬的发愣,木讷的点点头,示意没有关系,不用打回来了。

“包子你看看,人家周队这气量。还不快点去帮你吴老大拿吃的顺便多买点,快去!”

“诶,那老大我走了,你和周队长慢慢聊!”

包荣兴窜了出去,周泽楷还没能接受这他飞一般的态度变化,努力消化这包荣兴从要他出去到好好聊的一秒转换。

“包子啊,他没恶意的,就是觉得你欺负我了。你不用理解他的思维,一般人理解不了。”叶修好心给周泽楷解答。周泽楷理解的点头。

“这样好。”

“他,保护前辈。”

“放心。”

周泽楷亮晶晶的看着叶修,认真中还有些稚气,纯良真挚的眼神毫不掩饰的表达自己的关心,嘴角帅气的弧度让四大心脏之首难以招架的红了脸。

太犯规了,小周。

 

吴雪峰回来的有点晚,他在超市挑选了很久。按这叶修喜欢的口味买了一些比较有营养的零食,把薯片和泡面坚决的排除在外,同时还有叶修强烈要求的烟。

他和包荣兴回到病房,看到的就是周泽楷和叶修头靠着头,互相帮忙做手操的样子。叶修脸上有难得不带着嘲讽的温柔,眉眼弯弯。他正和周泽楷说些什么有趣的事,盯着手指的眼里都满含笑意。

“老吴回来啦?快来给哥看看你买了什么吃的?天天喝粥喝的哥都要吐了。”

“小队长要是这么说,老林和方锐可要伤心了。这可是每天方锐掐着老林给你做的,每天口味都还不一样。费了不少心思啊。”

“那也不能光喝粥啊,哥都被摧残成这样了,光给粥喝一点都不人道啊!你说是不是小周。”叶修转头寻找盟友。周·可靠盟友·前辈说什么都对·泽楷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点头。

“周队没听医生说呢,小队长刚刚醒来,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消化系统还很脆弱,要慢慢来,一开始只能喝稀粥,不然肠胃受不了。周队可不要被小队长的一面之词给蒙骗了。”

听到和叶修的身体状况有关,周泽楷立刻倒戈,抓着叶修的衣袖说“前辈,身体,重要。”

见盟友倒戈,叶修只好自己为自己争取权益“喝两天就行了!我又不是小姑娘,都三天了,该让我见点别的东西了!”

吴雪峰摸了摸仰着脸的叶修的头发,手好像是不经意的擦过了叶修的侧脸,离开却又回转来,捏了捏叶修的脸颊。动作熟稔,流畅自然。

“小队长说的是,损失掉的肉得尽快给你补回来了。”

吴雪峰是炎热体质,无论冬天还是夏天体温都很高。尤其是手指。他的指腹都有些许粗糙的老茧,在面颊上摩挲的触感给人一种想要依靠的力量。他面上还在微笑着,如往常一样。却让叶修察觉到,吴雪峰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他好久都没有仔细看过吴雪峰的脸,他微微俯着身子,含着宠溺的微笑就在他的头顶上方。他微笑的弧度没有丝毫变化。下颚的线条却因为岁月打磨更加成熟韵致,眼角有他没有注意过得微小皱纹,那皱纹没有让他苍老,反而魅力十足。

这个男人曾离开他的生活很多年,却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他回过头就能看到他在自己身边微笑。不动声色的包容他,照顾他,陪伴他。从未要求过什么。

他要的只有一样的东西,是我们曾经错过的。给不了,逃不走,丢不掉。

不由自主的伸手摁住吴雪峰的头,指尖撩起他的一撮头发。他从未对吴雪峰做出过这样的举动,那发丝的触感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有些硬,有些刺手。好在因为重量看起来很是规整。他的头发是中国人最深沉的乌黑色,却在黑色中夹杂着一根刺眼的白发。

捻住那根白发,叶修有点恍惚。

十年了,和这个男人认识十年了。

这是多么多么漫长的年岁啊,真难以想象。他爱了自己那么多年,一直站在他最需要的位置给予他安慰。是老友却远胜于老友。这样的不对等的感情一直持续蔓延,那就像一根心尖上的针,摘不掉拿不走,除了叶修谁都无计可施。要不将这铁针化作绕指柔,要不戳进心里鲜血淋漓。如今掉在一半最是折磨。吴雪峰,你会不会觉得疼?

“小队长?我的头发好玩么。”

叶修回过神,吴雪峰一只手撑在床上低垂着头,以一种很看着就很难受的姿势任叶修抱着他的头摸他的头发。叶修赶紧放开他,双手尴尬的垂在身侧。

“小队长是在报复我天天摸你的头吗?我的头发硬硬的,可不像小队长的发质那么好。”吴雪峰像是没发觉他的尴尬,又像是在化解他的尴尬,递给他一袋拆封的鱿鱼丝。

“老吴,谢了啊。”

他和他之间本从不言谢,所有都理所应当,天经地义。吴雪峰的付出从来都心甘情愿,叶修却开始接受的寝食难安。

这一切都落在周泽楷的眼里,他不点明,不戳破,眼中的颜色同样晦涩不明。——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