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十八)长篇HE

本宝宝考完试心情很不好,大家包容我一下容我再缓一个晚上,明天把肉放上来QAQ

如果有妹子愿意安慰我当然是极好的。。。。


【二十七】

“说吧,你有什么事?”叶修索性放弃了那群偷窥的队友,把注意力转向了对面的女孩子。一向奔放豪爽的女孩子听到他的话居然显得有些羞赫,捂着嘴眼睛到处乱瞟,眼尖的叶修一下子就发现她的目光总是落在做的离他们很远的一个男孩子身上,停留片刻在快速的移开,有点焦急有点害羞的目光让叶修心下了然。

“诶,你不会是···那个男孩子?嗯?不会吧大姐?害羞了?”那个男孩子只能看到清爽的背影,白衬衫下的背脊挺得笔直。举起的手机像是在自拍却很明显是对着他们这边。女人对上叶修满是探询调笑的眼神,罕见的结巴了起来。

“是,是啊!我喜欢他。不,不行吗?老,老娘喜欢一个男人就这么奇怪?”

“没有,只是大姐啊,你比我还大。看看你现在少女的模样,真吓人啊。所以呢?你到底想让我干吗?”叶修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扣着,有节奏的敲击着。他撑着头斜眼看的样子慵懒性感的难以置信,迷人的成熟气息让人忘记了呼吸。然而对面的女人却并没有抬头,绞着手指头嘴唇张合“他,我,就是,刺激他一下。我不想再这样拖下去了,已经等得太久了。婆婆妈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啊。我也确实不小了。”

“哦,这样啊。你早说嘛,那走吧。”叶修站起来,随手扒了扒头发。女人惊讶的抬起头,脸上还有心事说破的羞涩红晕,在围观群众看来就像是不好意思的动心小女生“你干嘛?”

“约会啊,不然怎么刺激他?当然是越亲密越有效咯。”

叶修玩味的看着马路对面,嘴角难得的含着一丝严肃认真“而且我啊,也是想拜托你这样的事啊。”

 

周泽楷最终还是决定来看看。

这种时候,终身大事交给谁都不放心。而且也确确实实拖得太久了,昨晚他躺在床上看着叶修的脸整整一宿。从眉眼昏暗不清到天光破晓有光爬上他的颚骨,叶修的脸颜在他眼中有千百万种模样,每一个都吸引他,打动他,令他心跳,又令他安定。这个时候的叶修曾只属于他一个,而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信息无时无刻不再提醒他:他还不是你一个人的。

他也不得不承认,那个人太有威胁力,使他每分每秒都不得安宁。他对叶修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无法完全监视的感觉已然要将他逼疯。现在又来了一个故人,又有着和叶修共同的爱好,他不知道的回忆与快乐。他却仍然无法亲身去看着他。想要和叶修在一起的想法在他脑子里已经无法抑制,每一分拖延都是折磨,他无法在这样看着。

他要去表白。

拿着苏沐橙传给他的地址,周泽楷连夜赶到了H市。他很早就守在了咖啡厅里等着叶修和那个女人的到来。一杯咖啡握在手里反复摩挲也不觉得烫手,直直盯着咖啡厅的大门。

然而他还没有等来叶修和那个女人,就等来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戴着墨镜的喻文州依然温文尔雅,拉着身边戴着口罩声音模糊不清却仍让人感受到他的聒噪的黄少天,对他颔首示意。

“周队,来得很早嘛。”

周泽楷没有搭理他,仍然看着仿佛洞察一切的喻文州。

“叶神现在可以听到我说话吗?还是只能看到我的人?”喻文州没有介意周泽楷的不言不语,依旧好脾气的问他。周泽楷迟疑着摇了摇头。叶修正带着耳机指挥,还没有别的精力去关注别的事情。

“那这样也好,因为我知道周队是来干什么的。可是恕我直言,这个地方表白,可不是什么好地方。”若无其事的拉着黄少天坐下,喻文州摘掉了墨镜,温和中夹杂着犀利的眼神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

“诶诶诶?队长为什么周泽楷要给叶不修告白啊?他真的喜欢他啊?不行的不行的,他必须离老叶远一点不然他会害他的我讲真。队长你也知道的啊,喂我说周泽楷你怎么这样啊?害别人还得不够吗?唔——队长!”

“少天要是不让我和周队把话讲完的话,回去就让食堂的阿姨给你做秋葵吃哦。”

得到黄少天用力的点头首肯。松开捂住黄少天的手,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示意他安安静静的玩手机,有些歉意的朝周泽楷笑了笑“抱歉周队,少天就是心直口快了一点,他也是为叶修好。不过你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不是吗?”

“因为这件事不是什么小事,回去之后我和张副队探讨了一下,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你自己也应该发现了,你和叶修互相喜欢。如果我没想错这不是从你们这件事开始之后对吗?至少是你。”得到周泽楷的认同,喻文州接着说“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如果两个人真的没什么联系,他要是发生我还真的不太相信。也是借助戴妍琦选手的书的帮助。我们认为你们的情况逐渐加重是和你们感情的步步深入同步的,你们的感情越深厚,却不在一起,就越会出现这种不利的情况。每一次场景的加深都是在帮助你们更好的产生感情,而反之,身体上的影响则是给你们的惩罚。”

听着喻文州的推导,周泽楷心中也渐渐的描出了一个大概的影子。他点点头,示意喻文州继续。

“那么,如果我们的推论是正确的话。你们两个表白,或者说在一起的话。就至少应该是一个转折点。我本以为事情可以就这样解决,可接着张副向我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也算是你们情感的进一步推进,假如不是解除你们的这种关系,那么反之,你们会怎么样?这不是没有根据的,你们的感情越加深,你们的身体状况就越差不是吗?”

周泽楷抿紧了嘴,他知道喻文州的意思了。如果不是解除这种关系,那么等待着他们的,有可能是更深层次的身体影响,最可怕的情况就是死亡。

“当然,如果真像我们推论的那样来说,你们的这种反面情况发生的几率是没有多少的。而且,你也要考虑到,如果不告白,上次那种情况再次发生的可能性可就很大了···我们谁都不知道接下来的走向,小心谨慎是很有必要的。这个的决定权,现在是在你,但实际上,也有叶修的一份。周队可以自己抉择一下。”

周泽楷捂住了脸,深深的呼吸着。他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这个极容易忽略却致命的一点。喻文州说的没错,他必须考虑清楚。他不可能拿叶修的生命去冒险。每一步都必须精准无误。他的面前就像有一汪深不见底的泥潭沼泽,一步跨过变干净利落,跨不过则无法逃脱。

“我知道了。”哑着嗓子,周泽楷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他本以为一切都要尘埃落定,却还是被阻拦的毫无余地。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似乎是想给他一点安慰。他身边的黄少天好像也被他疲倦的样子所感染,脸埋在口罩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身边,叶修仍然沉浸在指挥布局之中,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眼神。

“周队,我也明白你现在需要理顺自己的思维。但是该走了,那个女孩已经来了。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再说吧。”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