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二十)长篇HE

这两章是让老吴退场的章节,姑娘们请注意避雷。真的避雷,避雷,避雷。


“卧槽,真能跑,累死老娘了。没看出来啊叶修你挺能跑的,这是哪位带你飞的见义勇为好青年啊?”女人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几乎断了气,身边白衬衫的男孩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胳膊,裸露的手臂上有几道鲜明的抓痕,叶修下意识低头去看周泽楷的手,毫不意外的也看见了几道鲜红的痕迹。周泽楷收回手,给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叶修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又是甜蜜。给了他一个轻飘飘的挑眉变没了动作。

“你不要光站着找个地方躲躲啊!还有你!你慢死了!傻不拉几的看看你的胳膊上,都被挠成这熊样了,出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挠的呢?我跟你什么关系啊,你还年轻可别让人给误会成被我这老牛吃了嫩草!”

男孩的手被女人大力挥开,然而失去支持的女人已经到达极限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要软倒在地。被男孩眼明手快的一把捞住摁在怀里。

“师姐,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放屁,交什么交往?别拿哄小女孩子的招数糊弄我,你有本事结婚啊?”

听见女人有点颤抖还仍然倔强的想要凶悍的声音,男孩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一个黑色小盒。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漂亮的钻戒。

“嫁给我,师姐。”

叶修和周泽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做了观众,看着惊喜的女人幸福的红了脸,凶悍的语气都结巴了起来,觉得自己瓦数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现场这不伦不类的求婚带来的不仅仅是尴尬,还有各自的心怀鬼胎,各种心思。叶修悄悄的观察周泽楷的神情,周泽楷低垂着眉眼盯着男孩子手里的那枚钻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垂在身侧的手虚握成拳,松了由紧、

如果这场景换做是你我,你会不会也像他一样幸福的对我微笑?

 

吴雪峰回来的时候,周泽楷正端着两盘炒饭走出厨房。叶修跟打了霜的茄子似得,软趴趴的窝在床上,诶哟哟的叫“小周,你体力好,能不能让着一点老年人啊?跑这么急,我的腰啊诶哟。这轮回可得给我赔偿,帮我们打三个boss怎么样?要价不能再低了!”

“···揉揉?”周泽楷满眼的笑意,他的手臂上红通通的抓痕全部被砂布贴的严严实实,叶修握着他的手臂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才肯放过他,心疼的不得了的样子压根就没想遮掩,让周泽楷阴郁了一整天的心情好了起来。他看见门口的吴雪峰,对他露出了一个羞涩的微笑。

吴雪峰看到了不顾一切冲进人群的周泽楷带着叶修从人群中出来,像一个英雄。被周泽楷拖着走的叶修满脸信任与一往无前,他看得出来叶修在为什么而心神不宁着,却又因为周泽楷的存在而无所顾忌,身与心都有了方向。

他多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看到叶修露出那样的表情,全盘托付,完全信赖。吴雪峰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想着,那个时候的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

他在打电话给老板娘,让她带人过来处理。又去找出来凑热闹的队员们赶紧先回去。他还在准备像以前一样护住叶修后对那些人要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什么样正面向上的理由来平息事端。

他却没有想到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状况的叶修的心理,没有想着先带他出来,远离这人群。他没有想到叶修最需要的是什么。

他这样做是最合理最妥善的做法,所有人所有事都思虑周全滴水不漏。然而周泽楷不一样,他一心一意全在叶修,如何最快的带他出来脱离困境是周泽楷唯一思考的问题。

这才是,叶修最需要的吧。

“老吴?你傻站着干嘛呢,进来啊。”叶修的声音打断了他愈发沉郁的思绪,他正抱着炒饭扒拉着,声音含混不清“小周的手艺不错,可以和你一比了,来尝尝看?”

“还做。”周泽楷看起来幸福的快要冒泡泡,放下手里的另一份炒饭,他以一种带着期待的目光看了吴雪峰一眼,示意吴雪峰可以把它吃掉。他乖巧的坐在叶修身边看他吃自己做的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个自顾自的吃,一个自顾自的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然熟稔。吴雪峰默不作声的进了屋,却没有靠近。                  ——

【二十九】

看叶修吃完饭,周泽楷就要赶飞机回到S市。他的告白仍未说出口,如鲠在喉的滋味不知他一个人难过的承受,叶修也一样。彼此都知道不是没有希望的单恋,却在时间中互相折磨不休。

用力闭了闭眼,一股没来由的的烦躁涌上叶修的脑海搅得他一片混乱。

“小队长,走吧。老板娘还在等我们吃饭。”

“哥刚刚吃过了,老吴你去吃吧。我先回去了。”叶修转身要走,吴雪峰却跟了上来,没有言语。

“你不饿么?去吃饭吧,不用跟着哥,又不是小孩子。”

吴雪峰没有回答叶修问题,手指摁在他的脊背上缓慢的按揉。手法熟练老道。摸索了几下就找到了叶修疼痛的地方,吴雪峰的手掌宽厚火热,不轻不重的力道将疼痛感消减也把叶修心里的烦躁一点一点抚平。有魔力一般,他舒服的哼了一声。

“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就剧烈运动,你的腰本来就不太好,也不长运动。一会回去了我给你按摩一下,会好一点。”

“是这里对吧?我没记错的话。”

叶修被他推着往前走,背后的力道仍然精准舒适,吴雪峰为了不影响他走路将另一只手撑在了他的肩上,却没有给他什么压迫的感觉。他恍然想起现在仍在吴雪峰床头的按摩书,他闲来无事时拿来翻看过,里面大片大片的红色批注,笔记熟悉的令他鼻酸。

电竞选手长期都要保持一个姿势,绝大部分选手都会有着这样那样的毛病,腰椎病,脊椎病,高度近视,肌肉痉挛。叶修也有,可他从来不说,基本上能忍过就过。因为那张万年不变的嘲讽脸好像天塌下来都一样,也没有人问过他。只有吴雪峰注意到了他不易察觉的小动作,特意去买了按摩的书籍去找老中医学习。这本书吴雪峰用了十年,所有的批注都只关于他一个人,甚至还有他费了很大心力为叶修寻找的小偏方。还有他大大小小各种需要注意的身体状况,大部分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过,却被吴雪峰一一看在了眼里。他不知道这个在他身上究竟花了多大的心思,他都不敢用深情二字去形容。

这个男人,为他做了太多太多,却从来都不说。

“老吴,屋里桌上还有小周做的炒饭,你回去热一热吃了吧。也不小了,晚上不吃饭身体也扛不住是吧。”

叶修鲜少这样直白的关心一个人,话一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偏过了头。他的耳廓有些泛红,在发丝下遮掩着。隐隐约约露出的一点被吴雪峰抓了个正着。吴雪峰盯着那点红色,觉得漂亮的不可思议。耳廓上细小的绒毛也可爱的难以置信。他无意识的伸手,指腹划过那抹红,温热的手指和微量的耳廓接触让叶修刺激的躲了一下。

“老吴?”

叶修快速的转过头,那抹红色被彻彻底底的遮掩在发丝下。吴雪峰惊了一下,却没有收回停留在他脸颊旁边的手,顺势在叶修的脸上捏了捏。有着调戏意味的手指间带着缱绻的温柔。

 

仔仔细细给叶修掖好被角,现在被子中的叶修眼角有一丝疲惫的皱纹。吴雪峰握着药酒瓶子,坐在叶修床边凝视他的脸。他每个晚上都会在叶修的床边坐上一会,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

过去这么多年,他仍然固执的称呼叶修为小队长。从不叫他现在的名字。说他介意叶修隐瞒他自己真实的名字也好,他只沉浸在当年的记忆中也好。他并不很在意这些,叫叶修小队长的只有他一个,像是他专属的叫法。他只是想让自己觉得对于叶修,他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叶修可以是很多个人的叶修,可小队长只是他一个人的小队长。

他抿起一个小小的微笑,在昏暗的房间中犹如一盏烛光。摇曳着照亮他的脸庞和小小的角落,安静的燃烧着自己。

睡梦中,叶修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无意识的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也许是吴雪峰坐的太近看得太用心,那几个模糊的音节居然让他听了个全。

叶修在叫周泽楷的名字,三分嗔怪,三分焦虑。他连着叫了好几遍,最后像是完成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短短的两个字也念得甜蜜动人。那点不安都被柔软的呢喃包裹消磨,吴雪峰知道叶修正在完成一个美好而温暖的梦。

只是那个梦里没有他。

吴雪峰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他只是无奈的笑了笑,对着那个甜蜜的侧脸失了神。他屏着呼吸,不受控制的撩开叶修的碎发,缓慢郑重的仿佛一个神圣的仪式。

即使是在昏暗里,那只形状优美的耳朵仍然显现出莹白的色泽。十分诱人,却没有他想要的,那代表着动心的红。

好朋友只是朋友,可是朋友不能够占有。

你还能为我脸红,为我感动。这样的你给我的错觉那样生动,我不能什么都没说就放手。

即使你会拒绝我,我也希望那是你亲口跟我说。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