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周叶】花樽与花(二十二)长篇HE

今天一大更~不过我高估了我拖字数的能力。。。。

【三十一】

吴雪峰失恋了是什么样呢?其实与平常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差别,除了搬出了叶修的房间之外,他仍然一心一意的照顾叶修的饮食起居,给他做饭,按摩。监督他吃饭戒烟锻炼。正常的看不出是一个刚刚失恋的人,对叶修笑的宠溺柔软,起着腻似得。

要硬说他有什么与以前不同,就是吴雪峰几乎不再摸叶修的头发。偶尔习惯性的抚上也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轻轻扫了两下发尾就离开。

叶修很难受,从来没有这么难受。

与离开嘉世的感觉不同,吴雪峰一如既往地样子像是有一张磨砂纸在他心尖最嫩的肉上来回摩挲。那温柔如刀,那宠溺是刃,他被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锁在原地,任由那刀尖在他身上一道道划出血口,不深,却密密麻麻,并不是多么难以忍耐的疼痛。就是疼的人无时无刻都难以放下,抵在神经最紧要的位置提醒着你他的存在。

吴雪峰搬出了上林苑,他和兴欣的人说他在H市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还给了叶修一把钥匙。他没有告诉叶修,那个房子是他在叶修被赶出嘉世之后装修好的,怕的就是叶修再有什么急用。

他很多东西都没有带走,只带走了一些衣服和那本书。他仍旧私心的希望叶修的房间里能有他的一点影子,可又明白这样做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

这场暗恋,早在他离开之时就已经宣告失恋。

独处的时间多了起来,作为一个失恋的人。他没有什么理由再去插手叶修的事,就有了更多的时间盯着天花板默默出神。

时间一长,他就发觉自己是一个没有什么乐趣可言的人。他的注意力除了工作之外都在叶修的身上。叶修瘦了胖了,今天该给他做些什么,是不是要带他去锻炼一下,今天看见他揉肩膀了,他的眼睛里多了两根血丝。叶修身上任何一点变化都可以牵动他的心。他全身心的关注着他,念着他,连看书也可以轻而易举的联想到叶修。哪怕是已经被他拒绝。他本就不是一个多么有趣的人,温吞的性子让他没有什么存在感。也基本上没有什么需求与爱好。如果没有叶修,他甚至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他当然看得出叶修落在他身上的眼神,他太了解叶修了。他的愧疚,他的不安,他的不知所措。这些负面的情绪都是因为他而起,他本该因为这样因他而起的情绪感到一丝丝的慰藉,却全部都只剩下该如何才能让叶修开心起来。

他要想办法让叶修不再为他而难过,这句话讽刺的吴雪峰手脚发凉。

明明他才是失恋的人,还要他去安慰那个拒绝了他的人,更有可能他还要去撮合他和别人在一起。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都不是这么冤的。

叶修叶修叶修,所有的都是叶修。

窗外有倏的飞过的鸟群,有大片大片安然静默的蓝天,有灯红酒绿追逐嬉戏的欢愉,有高远广阔的世界。大海,高山,流水,小镇,城市,鸟兽虫鱼,世间百态在给以人无限的诱惑,美好繁复的事物琳琅不清,却动摇不了他的心半分。他的天有叶修掠过的风,他的地有叶修踏过的印记,他的鸟兽虫鱼不及叶修唇角的微笑,他的高山流水不如叶修安然的睡脸。

活的没有任何自我,说的就是我吧。吴雪峰遮住了眼睛。仅仅是叶修为他纠结的样子就甚至让他有一瞬间后悔了这场告白。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人是叶修啊。是霸占他人生超过三分之一时光的人,是他爱的人。

所以什么都可以为他做,什么东西都可以给。只要他要,只要我有。

拉过味道陌生阴暗的被子盖住脸,带起的风将手边的杂志连带着一同扬起。杂志上的单反相机镜头冰冷,黑漆漆的,一如他此时深不见底的心境。

拿着一只一看就死贵死贵的单反相机,吴雪峰笑容满面的出现在兴欣的面前。

“各位,让我拍一张好吗?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喜欢上摄影了呢。”

兴欣的人面面相觑。林敬言看见他这个样子眉头拧的死紧,一贯温和浅淡的笑容也减了几分。几个小辈的担心都写在脸上,关心的话都已经梗在了嘴边。吴雪峰像是不太在意似得,拿着他那个看起来看起来十分专业的三脚架摆弄,还认认真真的给他们指挥了站位。一副兴致颇浓的样子。

他手上不停,眼睛连一个余光都没有给叶修。叶修磨磨蹭蹭的缩在包荣兴的后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他其实是想说,吴雪峰,真的可以了。不想笑的话,哭出来啊,惨一点我又不会笑你。

可这话他没资格,没立场。而且听起来还很矫情。拒绝人家的是他,他叶修没有任何权利去干涉吴雪峰被拒绝后所做的任何事,因为都是他造成的。于情于理,他都该走的越远越好,别再让吴雪峰看见他,让他看见自己就这样没有自我。

这么明显的动作,他叶修不是瞎子,更不是没心没肺的傻子。

鬼才会相信他这么短时间内就找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冠冕堂皇的‘增添生活情趣’‘偶然发现觉得很适合自己’‘有一些自己的生活’话打死他都不会信。只是偶然发现的他从哪里上赶着去找这些东西的。除非带目的性的。

周泽楷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叶修头疼上脑,兴欣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吴雪峰自导自演只给一个人看的温馨剧本像是一场永不会落幕的属于吴雪峰的独角戏,孤独的,看着就绝望。

那绝望吞噬着看戏的人,将那个本就不太阳光的人也感染的愈发入戏。一个拖着一个,周泽楷跟在他们亦趋亦步,却没有说什么。他是一个见证者,可他不会是参与者,这是叶修和吴雪峰两个人的纠葛,没有人能插足,没有人能评说。

但他可以尝试,做那个将叶修拖出来的人。

帮吴雪峰拍完照,兴欣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训练。吴雪峰停不下来似得,抱着相机在训练室里到处转悠,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没有来过,手里的相机举起来就几乎再没有放下去过。他看起来真的像是对摄影很感兴趣,任何一点小事他都能拍个不停,眼角兴奋的光芒恰到好处。

“小周······”叶修呢喃着开口,把周泽楷吓了一跳。为了不吓着别人,他们几乎不在有外人在的时候和对方聊天。自从出院过后更是少之又少。叶修突然叫他还令他很不适应。

“嗯?”

“你说,我到底该把老吴怎么办?他都不知道他现在笑的样子···有多难堪。”有多让人难过。

叶修也不知道,他现在看起来和吴雪峰基本没什么区别。只是一个掩饰的更好,一个没有人察觉。他看起来有几分平时不易见到的脆弱,因为这么多年的老友。

“前辈先,走出来。”

“我?我走出什么?明明是老吴他——”叶修没能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轻轻摇了摇头。他在自己的事上不算迟钝,却也绝不敏锐。一个二个都是宅男,能做到旁观者清就不错了,也不能指望叶修能有多清楚明白。

“吴前辈,希望前辈,开心。”语残的属性让周泽楷根本不能很好地安慰到叶修,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叶修明白“你开心,他开心。”

只有你不再如此为他担心,他才会卸下这强装快乐的折磨的伪装。这和死循环无异。

叶修没有什么心思去仔细想周泽楷的话,吴雪峰那一副笑模样时时刻刻搅得他不得安生。吴雪峰越是装的若无其事,他就越心疼越焦躁,他越焦躁吴雪峰就会想出更多的方法来骗他让他安心,可他会觉得越来越心疼。

难道真的要像小周说的那样,装作和以前一样了吗?

叶修努力的思考这件事的可行度,却忽略了周泽楷这句话本身真正的含义。

【三十二】

即使这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的事,可受到影响的人绝不仅仅是他们两个。吴雪峰为了叶修煞费苦心,周泽楷亦如是。只是他能做的很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困在两人的身后急得团团转。劝导他也做不到,安慰他也说不出口,一个拥抱都显得无比艰难,只能在叶修看向他的时候给他一个充满了活力的笑脸,然后在乖乖巧巧的看叶修满面愁容的转过头去对着吴雪峰费尽心思装样子。他是相信一切都会好转的,只是一时还未找到方法。

思来想去,周泽楷最终得到的结论,就是等。

他不能什么事都期望有经验的人来帮他完成或给予他知道,这也从不是他的风格。叶修既然一时半会儿走不出这个困扰的圈子,他就一直等,一直陪伴,陪伴他到终于走出那个闹人心的地方,做他心中温暖他的那颗太阳。直到发现他离不开他。他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叶修会答应他的告白。

哦,前提是,他现在告白。

一定要尽快,最好还要有一个比较合适的时间点。

捧着他金贵的脑袋,周泽楷不合时宜的发起了呆。

 

叶修还是低估了吴雪峰对他的了解程度。

他打荣耀是顶尖,可从来没人说过他演戏也绝对是顶尖。骗骗别人还行,毕竟那张嘲讽脸还挺能兜得住事儿,可放在吴雪峰这里,说得不好听一点,他就算是动动手指头吴雪峰都知道他想干嘛。叶修想要骗过他的眼睛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可能的。

他总是不经意的在吴雪峰周围提到周泽楷的名字,说他们又做了些什么,小周如何如何蠢萌,又在早起学做新菜还差点割到手指头。晚上还主动和吴雪峰出去散步,说一说以前的事,还有兴欣今后的发展。他挖空心思的找话说,吴雪峰也就配合他平平静静的听。双方都着急,却又说不出口。

还能怎么办呢?骗又骗不过去,又不能放着吴雪峰不管。

这种事,果然还是直线球比较方便。

叶修是个不太喜欢麻烦的人,拐弯抹角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被叶修青睐,可这种时候很少,碰上吴雪峰更是不需要。这也和了吴雪峰的意思,开诚布公,坦坦荡荡的说,他不希望叶修还有什么事情对自己不干脆利落。

那个欲言又止的眼神,比干脆利落的拒绝更伤人。

吴雪峰像是被人操控着似得,自动自发的进了叶修的房间,熟门熟路的找了一个位子坐下,还给自己和叶修倒了杯水。看着比在自己家还烂熟。吴雪峰近乎机械的做了这些事,心里的陌生感竟然高的无以复加。

明明在半年之前这个房间还只属于叶修,明明几天之前他才刚刚搬离这里。浴室里没有了他的牙刷和毛巾却还有他才换的沐浴露,床头柜上没有了他的书和手机却还有他养的一盆小小的多肉植物,甚至是洗衣机旁再也没有他的脏衣服却还是有着他买来的衣物篮。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他正在逐步退出叶修的生活,让开他身边最亲密的位置。

本来,那个位置并不属于他。

或许曾经属于他,是他自己退的干干净净,又有什么资格再丢下他一个人这么久之后又苛求叶修为他留下这个位置。

活该。

“小队长,要和我说什么吗?”

吴雪峰静静看着叶修,叶修倒也表现的坦然,一双眼睛直直的与吴雪峰对视。

“老吴,我之前,拒绝了你。我···”

“小队长知道拒绝了我还来戳我的痛处吗?诶?真过分呢,不过我都说了我没事了,小队长也不要在替我担心了。可千万不要因为我而阻挡了你和周队的幸福啊,我会很愧疚的。”笑眯眯的,吴雪峰端起水杯挡住了自己的脸,只剩下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露在外面,被遮挡的唇角夹杂着苦涩。

“吴雪峰,你不要想骗我。我们认识了多久了,我瞒不过你,你也瞒不过我。”猝不及防的,叶修伸手打开那杯遮挡的水,水珠飘飘洒洒的在空中扬起又落下,溅在脚边快速晕染开深色的几块水斑,吴雪峰的手还怔怔的扬在脸边,有几滴沾在他脸上的水珠正正好在眼睛的下方。

“敞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是没有谈过恋爱。但我不至于不知道被人拒绝是个什么样的感受。老吴,你太过温柔了。温柔到什么都为我考虑到。”

“我很谢谢你,也没有资格对你说一句对不起。但我希望至少看在我们还是朋友的份上,不要什么都不说,不要太过温柔了行吗?”

你太好了,也太温柔了,可你不该属于我。但是单方面的温柔我只能被迫接受,你不高兴,我也无法真的开心。

难过也好,伤心也好,生气也好。请告诉我。

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叶修的极限,说完话的叶修难以忍受的低下了头。这两个多年的好友彼此僵持沉默,不是角力却谁都不肯妥协,本该是相互心疼的柔软化作利刃,消磨着,看谁会先一步被对方说服。

结局是必然的,吴雪峰从来没有赢过叶修。

“小队长。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为我担心。”

“你这个样子才令我更担心,无论如何,至少是朋友我也不可能放着你不管,何况老吴,你和沐橙,就像我的家人一样。”

是的,家人,朋友,但不可能是情人。

所有雷池都可过,唯独那片柔软为他人而留,抛尽一切难以触得。

“是家人吗?小队长这样说,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吴雪峰牵强着扯出一个微笑“你看,你也知道我失恋了啊,不可能这么快就复原。但我向你保证,我会尽快好吗?”

“可是小队长也要向我保证,现在就要和周队在一起。”        ——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