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点梗】大逃杀(主周叶)

仍然是方王,喻黄的主场。。。因为他们要一起跪掉啦QWQ。。。

先。。。发一点点。。。糖。。吧?

还有。。。孩子梗已经写出来啦。。。but孩子到底叫什么呢?



方士谦几乎是被王杰希拖着回到房间的。他没有理会王杰希明显的怒火,对着王杰希缠在他胳膊上的手指头发愣。他几根细瘦的指头看起来用力到指尖泛青,方士谦却并不怎么觉得疼。王杰希是不大喜欢肢体接触的人。谈了这些许年的恋爱,除了做|爱之外他还真的没有被那双手这样握紧过。

即使是这样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也还是觉得有几分高兴。

“方士谦!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吗?”王杰希本来扬高了声音准备呵斥他,到尾又收回了盛气凌人的样子,把他死抵在门上声音压低,平日里清冷的嗓音听起来也多了几分活力。方士谦早已经习惯了王杰希死撑着的一副做派,左手不动声色的从后捧住他的后脑。

“无论我做了什么,我不能允许任何人欺负小队长,他都快要打到你,我怎么会不拦。”方士谦尾音上翘,竟然还在跟王杰希没脸没皮的撒娇求一个亲吻。王杰希被他这样的不温不火吓得瞪圆了眼睛,略大一点眼睛几乎都要泛出水来。

“方士谦!这不是在胡闹!我们都会死的!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命在你这里都不重要是吗?”王杰希用力扯开贴在他后脑的手,手指间纠缠的发丝也一并扯动,疼痛在纷至沓来的心慌中不足一提“你完全可以凭着这个活到最后,方士谦。你到底懂不懂?”

懂不懂我在想什么,懂不懂我在做什么,懂不懂我在畏惧什么?

“方士谦···你就不能顺我的意哪怕就这一次吗?”

王杰希闭上眼睛,身体的重量支持不住的往下坠,像一簇下落的白烟。他看起来无所畏惧,威风凛凛。所有人都以为他勇敢果断可以扛下所有的不安。然而他是怕的,看见那些鲜血和狰狞的伤口时,看见残破的躯体和了无生气的面容时。他的恐惧在空气中疯狂地滋长,在诺大的空间中密集的让他窒息。王杰希避无可比的将方士谦的脸重叠在那些亡者中,恍惚的看着那张脸和鲜血重合。

他宁愿所有人都死去,包括他自己。也希望方士谦可以活下去。

他的身体被方士谦拥入怀中,在静默中和他一起落入地面,安稳的坐着。

在别人看来,方士谦总是在让着他的。鞍前马后端茶送水,时时刻刻都陪着笑脸承受他的冷漠他的奋不顾身。他王杰希才是那个被迁就的,被宠溺的。

可从没有人仔细想过,方士谦离开又回来,真正迁就的人是谁。

王杰希被方士谦带的思维跑偏,也不合时宜的感到了委屈。

“你在畏惧什么,我就在畏惧什么。”敏锐的感到王杰希又钻了牛角尖,方士谦半强迫的让王杰希和自己额头相抵,这个旖旎的动作在僵硬的气氛中多少失去了它原本的亲昵,却让两个人认认真真的对上了对方的眼睛。

“别怕。”

拥抱,亲吻,顺理成章的滚上床榻。王杰希终于放纵自己和方士谦疯狂了一回。两人靠在床上腻着温存。耳鬓厮磨蠢蠢欲动,王杰希被方士谦搅得口舌发干,推推搡搡的走出门去喝水,临出门前还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这一出门就没再回来。

方士谦坐在床上越来越不安,空气中旖旎的情欲味道在时间中冷冻成冰。厨房已经不是一个多安全的地方,先后两个人死在了那里。抱着不会再而三的想法,他也就放任王杰希自己出门,没想到还真的一去不归。

他要出门看看。

随便套了件外套,方士谦奔到厨房。幸运的是他并没有在厨房看到王杰希的尸体,只有一个残留的水杯提醒他王杰希来过这里,可现在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小队长?”他尝试着叫了几声,意料之外的,有人回应了他,却不是王杰希。

“你找王大眼呢?”叶修从门后面探出头。

“是啊,老叶你看到他了?”

“昂,”叶修点点头“刚刚在厨房和大眼说话呢,正巧少天也下来拿水,说找他有事,我就先走了。会不会跟他上去了?”

听到黄少天的名字,方士谦眯了眯眼,想起两个小时以前他们和黄少天不太愉悦的经历。

“谢了,我上去问问。”

不再理会身后的叶修赖皮似得调侃,方士谦莫名的心脏加速。他三两步绕过厨房,还没有上楼,就踩到了一个东西——王杰希的坠子。

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玉坠,带久了的白玉不很名贵却质地温润。王杰希几乎从不离身,抱着睡觉那个坠子都会硌在两人中间。现在却孤零零的躺在楼梯地板上。

他不用再往下想了。

捡起坠子挂在自己胸前,方士谦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笑的冷而轻快。

 

黄少天捂在被子里打滚,一阵翻腾下来几乎在床上做了一个托马斯回旋。他们一到别墅就把两张单人床拼在了一起,超大的双人床足够他到处翻滚而不会掉下去。

喻文州拎着瓶子,将温热的牛奶倒入玻璃杯中。水声和黄少天在床上翻滚的声音很好的切合在了一起。

“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文州!我心情好差而且我好饿我想吃东西可是又不想再下去了也不想你下去了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本剑圣可不想是活活饿死在这里的啊,要不是因为王大眼和叶不修两个冷嘲热讽我也不会忘了拿吃的上来啊好烦好烦,不是因为他们我才不会只是肚子饿就这么烦呢,对不对啊对不对啊文州。”

“我包里还有一袋面包和两个橙子。刚才我翻了一下,这边柜子里也还有些吃的。先垫一下吧。”喻文州将牛奶递给翻累了倒在床上挺尸的黄少天,顺了顺他乱七八糟的金发“少天头发长长了,回去之后剪一下吧。”他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轻,却越来越清晰,像是在给谁一个保证,在空气中快速的消失。

“诶诶诶我知道了知道了,我们还是去那个老奶奶那里吧,老奶奶人超好手艺超级棒,她还知道我的名字呢说我特别特别帅比周泽楷那个闷葫芦还帅。一看就是很有审美的人。诶队长我们先吃橙子好不好,我来给你削橙子我好久都没削了让我来展现一下我精湛的削皮技术!······”喻文州微笑着听黄少天嘴上巴拉巴拉的说着,一边看他快速找出水果刀和橙子又回到自己身边。毛茸茸的脑袋磕在自己肩上有些瘙痒,然而喻文州始终都没有动,任由黄少天高高兴兴说的摇头晃脑,手上的橙子皮擦着自己的裤腿滑落。

他们分吃了一个橙子,黄少天说的眉飞色舞吃的抛抛洒洒,淡黄的橙汁溅在喻文州棕红色的毛衣上,印的像鲜血一样。

喻文州咽下最后一口,房门被敲响。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