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灵魂起点(短篇,一发完结)

 @谧是一个精分体 这个文是给谧姐姐的礼物之一,另一篇还在路上2333快来接收~

有点点仓促,有bug或错字请一定私信我呀~

灵魂起点

魂在终点觉醒,灵却还在梦境

明楼久未觉得如此惬意舒适过,没有绷紧近断的警觉忐忑与无时无刻的头疼。他从一场漫长而美妙的睡梦中悠然转醒,伴随着花茶的清香,清湛的云朵和一个削薄的背影。

   ——我知道那个背影。他得意地笑起来,满足于掌控一切的安定感。那个人与他很亲近,铜墙铁壁。那人是他的剑与盾。

   现在不该是了。他否定自己,在锋利阳光中举起手臂遮在眼前,本该被隔断的阳光直直照落,炸开一朵灿烂的烟花。

   不,他不再是了。明楼再一次提醒自己,庄严郑重的。

   我已经死了啊。

二,后知后觉丢失,不知不觉寻找

   明楼还是决定去看一看那个人,当做最后的告别。

   好吧,说白了。就是想要再看他一眼,最好能有好几眼。

   首先要找到他。

   在诺大的房子里走了没两步。明楼大概理解了自己醒来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了一些。整个明公馆落了薄薄一层灰,那个人有轻微的洁癖。决计不会放任屋子沉溺在这样一片死灰中。那人是那么的精明能干,与他脑海中兰草的模样完全吻合。挺拔坚韧,笔直修长。

   明楼摸摸自己的喉咙,压下那阵并不存在的干渴。

他肯定不在这里,他的二胡和《家园》都不在。

我也不在啊。明楼默默地想,可是他能去哪呢。

他拧起眉,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轻易掌控那个人的一切。甚至想不到他能去那里。在他的计划里,那个人应该已经占据了这里,伪装成挥霍无度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再过几个月,趁机逃出国,去巴黎或马赛,在静默中潜伏。

总不可能他醒的太晚了一点,那人已经顺利出国。

本不该这么晚的。他习惯性地扶额后退,差一点栽倒在地上。

他又忘了,他已经是一个鬼魂。不会头疼,也不会有那个人在身后扶持。

三,在心口插上利刃,用血指引我向前

仔细思考片刻,明楼终于放弃从房子里寻找蛛丝马迹。这不会有任何的用处,那个人是他一把手养大成人,那人的习惯和做事风格都与他如出一辙。他不会让自己的行踪有任何的可循之处,给敌人留有任何余地。只要他想,谁都别想找到他。

七十六号。他挂肠搜肚的结果也仅仅是一个七十六号了。无论是延安,重庆亦或是巴黎都无异于大海捞针。这么蠢笨的事情他可不会做。

他不会承认有什么在心底叫嚣着,催促他去七十六号看一看。

七十六号还是老样子。没有因为他的离世有任何的变更。高而森冷的壁垒,匆匆忙忙的冷漠,诡谲,狡诈。隐隐传来的哭号哀求和干脆利落的枪响。所有的震颤都只引起了飞鸟的逃离。生与死都和他人毫不相关。

能够离开这里,就算是死亡也是一种奖赏。

明楼熟门熟路的走向自己的办公室。对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毫不关心。即使是这样他也发现七十六号里经过了一轮大换血,来往的都是陌生的面孔。明楼不经意的一偏头,才看见了一个有些眼熟的人。

夜莺。

那个默不作声的小姑娘被人反绑着从办公室里压出来,胸口有一个极其狼狈的脚印。围着她的人志得意满的斜睨这个一言不发的小姑娘,妄图得到可怜哀求的目光。可她的眼神冷而坚硬,还有些许的畅快。这个眼神明楼太熟悉了,将死的战士们都是这样坚定勇敢。

她将要解脱。

向那个姑娘行一个标准的绅士礼当做践行。明楼头也不回的继续自己的路途。

他与那人惯常的办公室都还空着,定是还没能找到合适的人来替代,他死的仓促而急迫,那些刍狗没来得及做任何准备。明楼盯着那人空落落的位子。突然生起了意趣,要在那人的位子上坐一坐。体味他的工作与生活。

可他还没坐下来,一个鬼鬼祟祟的娇小身影出现在了门边。

是一个很干净的小姑娘,有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与哀痛。她透过明楼看着那个孤零零的座位,握在胸前的手里有一朵洁白的雏菊。

姑娘轻手轻脚的将雏菊放在桌子上,明楼这才看见。那个姑娘的一双眼睛红肿湿润,还有眼泪扑簌簌的下落。

明楼僵直了身体,三魂六魄从他的头顶抽离。

“阿诚哥哥,今天是你头七。可是我不能去为你送行。”姑娘抖得如一只凋落的白莲“我父亲不让我去,可是,我还是想送送你。”

“你一路走好。下辈子幸福安康。”

明楼愣愣的看着一个气急败坏的男人冲进办公室将姑娘拉走,那白色的雏菊在拉扯中掉落在地,被男人踩进地板,碾出些微的汁液。

在木地板上,那汁液就和鲜血一个颜色。

那个人也死了吗?

明楼盯着那朵雏菊,不合时宜的想起了夜莺冷而畅快的眼神。

可真让人不舒服。

四,灵与魂贴近,心花中相遇

明楼当然明白该去那里能够找到那个人。

那里墓碑林立,到处都是阴森森的味道。是那个人极不喜欢的,他喜欢阳光,树木与河流,就像明楼说的那样。湖畔旁,树林边。

找到他的墓碑很容易,最新的只有那三座。大姐,自己,和那个人。

还好还好,他就在自己的墓旁边。明楼伸手,在墓碑那个人的名字上描摹。

他没有按照自己说的去做。他也死了。一点也不听话。

明楼知道自己应该愤怒,应该生气。可是没有他只觉得有一点点遗憾,还有一点点的欣喜。

我该见到他了。他柔软的扬起一个微笑,听见自己的身后衣料摩挲。

“先生,不要回头。”

那个人的声音低沉和煦,有着完满的笑意。明楼可以料想到他嘴角的弧度和自己一模一样。他顺从的站直身体,没有回头。

“你不听话,我很生气。”

“很抱歉,先生。

“你还不让我看看你。”

“很抱歉先生,可你还是不能。”

“理由。”

明楼刻意加重了语气,他知道那个人最受不了他这样的语气,所有事情老老实实都会供认不讳。可这次那人却沉默了很久,久到让明楼不很耐烦。

“先生,你不可能再丢下我的,生生世世,我都会在你身旁。”

那个人的声音轻而模糊,在明楼耳里却不啻于一道惊雷。

“看见你被带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要做什么先生,我很了解你先生。可是不可能。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人走。我也很生气啊。你丢下了我。”背后的人似乎是放开了,字句中都带着愉悦幸福。

“你的遗体是我带回来的。我废了好大心思才把你的手指一根根移回原位,拔下来的指甲也粘了回去。烙印和鞭痕我没什么法子,只能帮你把血污洗干净了。”

“先生是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我在你头七的那天自杀的。死于你的坟前,我知道先生是爱干净的。所以没有见血,氰化钾又快又方便。”

 “先生,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也会生气的。”

明楼闭上眼睛,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他在阳光中摇摇欲坠,从胸腔深处被狠狠撕裂。

“你怎么敢?”

“没有什么不敢的,先生。跟谁学谁,你也不用说我。”

明楼摇摇头,在地面的水洼中看见那人的倒影。

“你怎么敢骗我,阿诚。你知道的,你从来骗不过我。臭小子。”

名字从明楼嘴里辗转而出,缱绻的打了个卷。水洼中那人的倒影低下了头,明楼温柔的凝视那个影子。

“做孤魂野鬼有什么好?”

“没有什么好。”阿诚倔强的说,有点凄惶,明楼可以明确地感到他的颤抖“我就是要让你知道,我很生气,非常生气,所以你不准回头。”

“你想要丢下我。我不畏生不畏死,明楼,你为什么总是如此决断?”满是埋怨,满是委屈,可惜没有丝毫的怨恨。

明楼好气又好笑,他的阿诚居然如此的孩子气。

他转过身,没有让那个闹脾气的青年有任何的反应时间,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

“我的小阿诚,从来骗不过大哥。”明楼的声音像是含着一张笼满烟雾的网,将阿诚牢牢锁在里面。明诚感受着将自己拥紧的力度,明明灵魂没有丝毫的温度,却灼烫的几乎将他融化。

他知道,他从来瞒不过明楼。

“如果轮回之后再也没有你,那我轮回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在闹脾气,阿诚。就因为这样,你就让我这一通好找?”“就因为这样?”阿诚咬牙。明楼却不理会。

“疼吗?”

“先生不疼我就不疼。”

阿诚冷硬着眉眼瞪他,表情却以软化。明楼叹息着,在他额头上印了一个轻而柔的吻。他的周身燃起一层明亮的火焰,将他和阿诚细细包裹上一层动人的金边。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PS.这个设定是指阿诚是明楼的身后灵,身后灵因为生前执念过重成为另一个人的灵,不得转世。也不得让那个人看到,否则就会灰飞烟灭。
然后两个人一起灰飞烟灭了嗯。

 

我觉得挺甜的,不知道为啥叠被不觉得,你们觉得呢?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