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猫与气球

注意,诚嫂猫化,注意避雷。。。哦。。。。其实大概是猫妖吧。。。

还没有写完,就是想尝试一下这个风格本来没打算发的,但是。。。额,就用这个来净化tag吧,个人觉得写的不是很顺,如果有姑娘喜欢的话就接着往后写了。

 

下面正文。【其实没多少( ̄▽ ̄)"】

它是一只血统纯正的暹罗猫,在宠物店里可以挂一个不低的价格。

当然,它自己不会知道这些,他脏乱纠结的样子也不会让他人看出这些。

它出生没多久就和母亲阿桂流落街头。母亲是一只中华田园猫。主人抱阿桂回家时就做了绝育。它是后来被抱来的。它依稀记得初见时母亲温柔的舔舐,可这一点点久远的温暖早已被漫无天日的撕挠抓咬给消耗殆尽。

因为都是它造成的。至少母亲是这么认为。它刚到那个家里不到五天,连名字都还未取好,那家人的产业就如泡沫般化为乌有。它是一只带有厄运的猫。

是就是吧,一只流浪猫再也害不了任何人了。它低下头无所谓的想着,在苹果核上用力咬了一口。它上一次吃东西是两天前街角的面包店旁猫爪大小的面包屑。那面包屑好吃是好吃,可惜一点也不顶饿。

——苹果核也不顶饿。剩的这么少还水那么多。

真不想被饿死啊。它努力的咀嚼苹果枝子企图抢夺到最后一点食物,使出全身的气力。他现在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一小块腌鱼突然出现在它眼前,还有一点养尊处优的指尖恍惚而过。

它不太明白,为什么跟那块诱人的腌鱼相比,那一点模糊不清的指尖居然更加吸引它的注意力。

后知后觉的抬起头,它想要看看那双手的主人。却因为天旋地转而只看到了一只红色的气球。

一只和太阳一样明亮的气球。

它鬼使神差的,有了一点多余的力气,叼起鱼跟了上去。

 

 

明楼背着书包,手里攥着一个傻兮兮的气球。

当然这不是他要的,是家里那个作天作地的小少爷要的。小孩子撒泼打滚要气球,大姐说了给他买最新的心型气球,偏不要,就要他放学路上那个哑巴爷爷做的大红色气球。

真是太傻了。明楼嫌弃的瞥了一眼。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其实和那个气球特别合适,碧蓝的海军领和瑰丽的红有一种老旧的和谐感,在上海街头闲的宁静而安适。

好吧,跟在明楼身后的老管家摸摸捂住了嘴。实际上,只是因为明楼也是一个年仅12岁的,可爱的孩子而已啊。还留有对于弱小的生物近乎梦幻而天真的怜悯。

明楼回头瞥了眼那只猫,还是没有将它抱起来。

他也不知道方才的自己是怎么了,不经意的一个侧头就看到了巷口的小猫,骨头堪堪撑起一身脏污的毛皮,嶙峋的很难看。可明楼并未觉得难看,只觉得那双孱弱的猫耳让人格外的心疼。

它看起来无依无靠,摇摇欲坠,却固执着不肯倒下。

就像大姐,明台和我一样。

看着它用力啃咬果核那一瞬间明楼露出了一点难过的神情,那是他极少数的孩子气,转眼又被一派成人的冷定从容所掩盖。

给它一点吃的,至少帮它活过现在。明楼抱着这样短浅的想法给了猫一点腌鱼,而他显然没有想到那只猫居然聪明的叼着鱼干跟着明楼一路走回了明公馆,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小小的脑袋几次快要挨到地面。

“大少爷,那只猫记着你了。”

“嗯。”明楼听着管家的话草草的点头,他满心担忧那只猫会不会一头栽下去,又固执着不肯明说,脑袋梗着向前,零星余光撇的两眼发酸。管家注意到他不甚明显的小心思,十分善解人意的提议:“大少爷把它带回去吧,养在后院里,我保证不让大小姐发现咯。”

老管家信誓旦旦的样子很令人信服。明楼思考了片刻,终于真真正正转过身子对上了那只猫。

那只猫的眼睛真是漂亮的可怕啊。

比诗书里“水是眼波横”好看的多了,明楼仔细审视那双猫儿眼。那眼睛亮的像装进了整个宇宙,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的空阔舒朗。因为饥饿眼神略有弥散,仍然努力的对准焦距直视他,又大又清澈的瞳孔里倒映着明楼的面容。

它的眼里只有我,好像我就是它的宇宙。明楼想,突然间充满了责任感。这多好啊,多么明确。它是我的了,必须。

这是一件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

“从今以后,你的名字是阿诚。”

 

 

它差一点就搭上了那双手。那双干燥温暖,可以给他安稳生活的手。那双手的主人给了它美味的食物,给了他渴求的名字,甚至给了它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是它不能跟他走。

狂奔在幽深巷道中,他的前爪不知道什么时候踩上了玻璃碎片,每跑一步都会往肉里陷得更深,一点一点的撕裂了他的皮肉,可他不敢停留,仍然飞速向前,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里。

它再不回去,它的妹妹就会被那个恶毒的母亲撕碎。

阿桂在明楼身后的角落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向他举起了爪子。一只满是鲜血的爪子。

她在提醒它,不要奢望,不要逃离,不要有任何希冀。

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未来呢?厄运无处不在,你总会害死别人。

他回到了那个废纸堆砌的窝里,阿桂冷冰冰的盯着他,她的身后趴着他浑身是血的妹妹。

吃的。

阿桂嘶声说,它叼着鱼靠近阿桂,把几乎未动一口鱼放在了阿桂面前。

妹妹在他的身后哀叫着,雪白的绒毛被鲜血粘成一缕一缕的,他就转身去舔祗她的伤口,小小的舌头划过她的绒毛和她的血,口中腥甜的味道几乎令他作呕。

阿桂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叫,妹妹筛糠一般地抖了起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阿桂一把掀翻在地。

阿桂尖利的牙齿扯着妹妹的后颈拖行,妹妹凄厉地尖叫着,小小的身体疯狂地扭动,冰蓝色的眼珠中满是泪水,那样纯洁可爱的面容,被恐惧和痛苦一并扭曲。

仿佛地狱里挣扎求死的冤魂。

他趴在地上,甚至没有力气去看她。一道闪电劈碎了湛蓝的天空,乌云涌动,雷声伴随着妹妹临死前的哀嚎,在他的世界中回响。

她说,哥哥,救救我。

她说,哥哥,我好疼。

她说,哥哥,杀了我吧。

 

我怎么能杀了你……

我怎么能……看着你去死!

爪尖从他软绵绵的猫爪中弹出,对准了他的母亲,这一刻他的心中满是杀意,这种杀意仅仅足够支撑着他从地上站起,去反抗他与生俱来的恐惧的根源。

阿桂盯着自己背上的三道血痕,发出一声极尽愤怒的嘶吼,转头朝他冲了过去,他却再也没有多余力气躲避。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