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霄

全职高手 盗墓笔记 J家
微博:@画风清奇的六霄0_o
欢迎各种妹子勾搭玩耍~

【多cp】大逃杀(主周叶)

cp如下tag,but都是暧昧向。。很不明显。。。主周叶。。。很虐很黑暗。。。是姑娘的点梗。。不过我性子慢没写完。。。。QWQ

孩子梗要过几天放~我慢慢写~


 @Ahan 姑娘的点梗!


叶修怔愣的望着包荣兴和吴雪峰,脑子里几乎胡成一团浆糊。天上的阳光和他们刚来那天一样明媚,枝桠遮住了一半的天空。可吴雪峰的脸上没有血污,包荣兴甚至不是原来的那一套衣服。他们焦虑而疑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经过。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吗?

他陷入苦想。

忘了是谁先在群里提起的,总之是在争论过后组起了一个成员奇怪的旅游团准备14个人一起旅游。还没等商量出到底去哪里,孙大土豪直接在深山老林里找了一个大别墅,美名其曰游山玩水修身养性,让这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体会大自然的无限魅力。关键是不花一分钱。一群人几乎没有犹豫就直接答应了。对着七天的旅游报以无尽的期待与设想。

然而刚到地方,连东西都还未收整。就有人出了问题。林敬言实在是胃疼的厉害,惨白的脸色看来是一分钟都不能再多呆。

“老叶,老林实在不太舒服。我先带他去医院看看。你们,在这玩吧。”方锐匆匆忙忙的扶着林敬言坐上车,眼中有慌张一闪而过“你们好好玩,加油。”

目送方锐的车子驶下山,叶修探头望了望窗外,随手拉上厚重的帘子。扬起的灰尘在灯光中旋转降落,外面的葱葱郁郁已经埋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这天,似乎黑得太快了一些。

转身穿过窄廊,门上的锁咔嗒落下,金属敲击的声音突兀作响。叶修微驼的脊背升起一股凉意,没有丝毫停顿。他恍若未闻任何声音。

游戏开始。

他还没有到达客厅,略有些压抑的气氛就透着空气传递过来。

“叶修叶修叶修!你快过来看啊这里出现了一幅画!虽然不想承认但你的观察力也就比我好了那么一点点!这个地方刚才绝对没有这幅画的对不对!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他们都不相信我!文洲你看啊真的真的!相信我!”

被黄少天拉的一个踉跄,叶修堪堪停在那幅画前。他对于画作并没有什么兴趣,看到那幅画的时候却愣了一秒,他居然可以直接说出那幅画的名字。

《最后的晚餐》

很明显的仿品,人物的面孔都不甚清晰明了。衣服纹饰也简单粗糙。旧到是挺旧的,居然还落了厚厚的一层灰。

叶修不自觉的有些头疼。余光中扫视了一圈众人。他知道黄少天说的没错,在此之前,这里没有这幅画。

在这里的十四个人都是电竞选手,观察力记忆力都堪称一流。这样的一群人,会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发现这凭空出现的一幅画吗?凭空出现不说,居然还有这么厚的灰尘,这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呢?除非有人恶作剧。可恶作剧的说法也着实站不住脚,它没有任何意义。

它会是谁放的呢?

厅里的人互相窥视着,打量着。充斥着怀疑的目光。

叶修点点头,黄少天得意的喋喋不休起来。一时间没有别的人说话,偌大的客厅中回荡着黄少天单薄而有些尖锐的声音。张佳乐靠着孙哲平昏昏欲睡。也就只有他们两个和魂游天外的包荣兴没有发现事情的异常。

“别看了,说不定是有人恶作剧不肯承认。”韩文清拎起背包看了眼手表。显示六点十三分。“赶快分配房间,今晚自由活动。”

叶修趴在床上,看吴雪峰整理行李。他觉得自己困倦的下一秒就可以睡着,却一直睁着眼睛看吴雪峰的一举一动,像是在监视,又像是看见才会心安。尽管这二者都没有什么充足的理由。

“老吴,你看见那幅画了。你知道一开始不在那里。”叶修翻了个身,闭上眼睛。错过了吴雪峰一瞬间的僵硬。

他知道叶修话里有话。

“对啊。我也觉得是谁恶作剧呢。不过你们都没看到沙发上突然出现了一张纸,大概也是恶作剧吧。”吴雪峰拉开抽屉,两柄锋利的匕首闪烁着刺眼的寒意安安静静的躺在一对食物边上。他勾了勾嘴角,不动声色的拉上了抽屉。

“什么纸?”

叶修睁开眼,一张纸条递到他的眼前。纸张略微泛黄,浓黑的钢笔印子甚至已经晕开。明显年代久远。

【有一个人,将为杀戮开场。他不相信游戏的疯狂。

  他将在鲜血中献祭迷惘,在他的梦里,和13个人的身旁】

叶修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一声尖叫在房间外炸响,他从床上一跃而起。

是罗辑。

他们没有人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死亡。

包荣兴的尸体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腰腹陷在一滩腥腻的血色中看不清楚。他的脸上到是干净的。在白的骇人的月光中反光的几乎刺眼。

第一个人死亡。

“啊————————!”

一直跪在地上的罗辑突然捂住脸又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这比单单有听觉的效果惊悚多了。他的身体颤抖的几乎痉挛,一双精心保养的手在地板上划出一道道血痕。张佳乐不忍心的背过身去,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音。罗辑本来胆子就小,又是死亡的见证者。死去的还是和他关系最好的包荣兴。没有人想到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给予他安慰,只能看着他近乎崩溃的发泄。

直到一只手默默地扶住了罗辑的肩膀。

周泽楷。

感受到了一点点力量的来源,罗辑一头扎进周泽楷的胸前,歇斯底里的哭泣。他哭泣的声音里充满了陌生的恐惧绝望,压得其他人呼吸困难,恐惧在沉默中越烧越烈。

“我不知道怎么了!他在抽屉里发现了两把匕首,拿出来玩了玩。我就出去了一下,回来他就——!!”

罗辑说完这一段话就不再言语,靠着周泽楷哭的几乎断气。周泽楷静静的环住他的肩膀,闭上了眼睛。

“包荣兴身上,有一张纸。”吴雪峰突然出声,打断了漫无边际的静寂。离床边最近的韩文清先一步走到包荣兴身边,拿起了那张染血的纸。那张纸和吴雪峰捡到的那张一样破旧,钢笔字迹模糊。

【最后剩下的人,是上帝的告密者

无辜的被收殓,至恶的承担苦厄】

“你们,听说过大逃杀么?”喻文州轻轻的说“这句话说的就是大逃杀。在这个游戏里,我们将要自相残杀,最后只会有一个活下来。”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策划?”孙哲平紧紧捏着张佳乐的手。

“如果是我们之中有人策划,那他怎么能保证自己在过程中不被杀死?保证这个游戏的完整度。况且,就算有人策划,那这个游戏的意义在哪里?”王杰希拿出手机,屏幕上刺眼的光照的他整个人面色青白。

“可是这里只有我们几个人。只能是我们其中的一个。”江波涛摇摇头“一定是有谁有一个目的导致的。”他四下环顾一圈,不意外的看见发现了几道和自己相同的视线,不忍心的垂下了头。

谁会相信平时插科打诨的人会是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凶手呢?可又不得不怀疑。

“你就算这样也没用,会有人承认吗?”张新杰推推眼镜。

“那我们赶快报警啊?不然就快点先离开这里。”张佳乐转身走向门口,却被孙哲平拉住。

“没有用的,这里没有信号。”张新杰和王杰希同时举起了手机。方士谦掏出了钥匙“我刚刚去试过了,门也打不开。”

黄少天抖着腿脚看了一眼窗户,任命的闭上了眼。他知道不用再是窗户能不能打开——他们被困在这里,直到游戏结束。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总要有所行动吧。”

我们该怎么办?这些人,是对手,更是朋友。他们本应该勾肩搭背吵吵闹闹正讨论着明天出游的计划。而现在说不定下一秒就变成了杀人凶手或是他人手下的亡魂。

我们应该怎样选择。

叶修清了清嗓子,叼起一根烟。他躲在烟雾后面的样子格外令人安心“现在就先别聚在这儿了,剩的有谁突然被逼疯了开始动手。都各自回房间吧,罗辑你跟我和老吴走。老韩,你和老孙辛苦一下,把包子···搬到储藏室吧。”

罗辑缩在逼仄的角落里,眼神茫然没有焦点。他脸上的泪已经干涸,这令他的表情看起来僵硬的不自然。

叶修和吴雪峰对视一眼,嘴里的话打了个转即将出口。他看起来随时会崩塌,可包荣兴被杀的原因还未找到,罗辑是唯一的线索。

“罗辑···你冷静点了么?要不要我去给你倒杯水。”

罗辑努力了几次,才将目光对准了他面前的吴雪峰。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泛白的嘴唇张合几次才发出声音:“不···我,自己去。”他的左手死死握住自己的右手臂,游魂般走出门去。

“老吴,他袖子里的刀···”

“你想的没错,是他房间柜子里的。可是我站在他身后看到,他的柜子里除了刀以外没有任何东西。”吴雪峰转过身,却对上叶修复杂的目光。

“你为什么不拦着他。”

“他才看见包荣兴的死,让他拿着有一个依靠会更安心些吧。”

“他也可以拿着那把刀杀了任何人,老吴,你很奇怪。”

吴雪峰一如往常的笑了笑,眼睛里的光白的骇人“小队长不也没有拦着他吗?到了这个境地,谁都会变的奇怪的。”

 

 


评论(2)

热度(33)